【放生】從人類生存來談尊重生命的重要性
陳永陵 2014-05-26
 

人類的生存條件

  • 古代人類的生存挑戰

在人類生存於地球的長久時間裡,大部分的人是居住原始環境中,以前人類族群密度不高,但卻要面對數量相對多的野生動物(掠食動物),為了延續族群的生存,人類開始培養足以對抗野生動物的技能(獵殺…),同時也會鼓勵和訓練小孩要有獵捕、廝殺的能力(一般社會都認為這是勇敢的表現,是一種美德),這是在那個時空背景下,人類面對生存的威脅所做出的選擇。

如今人類因為聰明的策略與技術等等很多的努力…人類族群已經變得非常多,而在人類居住的環境裡,掠食動物也已經是銷聲匿跡(滅絕或是數量非常少),實際上再沒有必要為了生存而培養殺戮的技能。

▲ 武松打虎。
  • 當代人類生存所造成的問題

現代的問題反而是,如何讓人類能夠生存的更健康、合適的生存在地球上。如今動物已不構成人類生存的威脅,反而是由於(野生)動物數量太少造成地球生態的不平衡,有些地方因為人類的大量開發而破壞的生態,亟需增加野生動物的數量,以恢復失衡的生態環境。

人類是活在地球上的生命,要仰賴地球的健康才能夠延續族群的存續。對生態學有點設涉獵的人都能明白,地球無法只有人類和人類的作物(稻米、小麥、玉米)就能存在,地球需要有森林、雨林、海洋才能運作,我們無法摧毀它們(非人類直接利用的生態系統),無法只保留我們想要的,而去冀求地球能夠正常健康的運作。
 

培養對生命的悲心,在人類社會的意義

  • 殺人(戰爭)與殺動物的人類心理是一樣的

在人類的歷史中(現在的人類世界仍然是)時常會因利益而產生衝突,造成敵對分立,然後會有打鬥,接著就是爭戰殺戮。人與人的廝殺與人與動物的廝殺在心性的培養上是相同的,遠古時代是對威脅生存的動物殺戮,進而延伸到對敵對族群的殺戮行為。

這對人類身心不僅是不健康,也是所有人類所不喜歡與不樂見的(不喜歡被殺,也不願意活在要被殺的恐懼之中)。

在戰爭殺紅了眼的時候,人是無法感受到其他人被殺的痛苦的,或者是逃避(麻痺)感受被殺者的痛苦的。

面對被屠殺的動物也是一樣,人如果沒有辦法感受到動物被殺的痛苦,又如何能期待人在殺人時會有同理心,因為心理的運作的機制是相同的,只是對象不同而已。

像市場殺鰻魚時,要先用尖刺的東西插入頭部,看鰻魚在那邊痛苦的抖動,你讓你孩子去看,看他們一刀活生生地往下剖,腸胃、內臟直接掏出來,把它脊椎掏出來的時候都還在不斷掙扎,非常痛苦。這讓我想起四十年,我曾經車禍傷及頭部及臟腑時的痛苦(當時住院兩個月將近四個月都無法說話),都不及他們這麼的痛苦。

如果你看著動物被殺覺得很自然,就像是玩殺人電動玩具,虛擬殺人殺得很自然,在現實中殺烏龜、殺動物也殺得很自然,在真正殺人時也就變得自然而然。

前幾天台北捷運殺人事件的鄭捷說,人殺完後不會覺得愧疚,反而覺得很舒服,有人問他說,如果你爸爸、媽媽在捷運裡面你要怎麼辦,他說,順便把他們殺掉。殺紅眼時,不會知道什麼是爸爸媽媽,他只是要去解決他腦部的需求(壓力、慾望…)罷了。

▲ 殺鰻魚實況。
  • 長養悲心對人類的重要

了解現況,遠離誤解的欲求所產生的痛苦。

長養悲心是為了不要讓人類變得這麼殘忍,變得對殺害生命、漠視生命變得自然而然,甚至成為以殺害別人的生命為樂的人,培養人類的悲心就很重要;培養不要變成對動物、人類、及所有生命的痛苦毫無知覺的人。

人類如果對生命沒有悲心、沒有同理心,心性就會變得殘忍,人只要一殘忍一旦遭遇衝突時,就會想要傷害對方,甚至殺害對方。

培養悲心的對象不是只有對人類而是對所有地球的生命。以前的智者就發現到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對待動物有愛心;發現牠受傷會想要幫助牠,牠餓了會想要餵牠,牠要被殺也會想要解救牠,是因為我們能夠感到到他們的痛苦,不希望牠們受苦,就像我們不希望朋友受苦一樣。

當我們能對動物做到這一點的時候,對其他的人類、自己的家人也是一樣,會善待每個人,能夠對他人的痛苦與快樂有同理心,自己也能活得坦然。
  • 培養人類悲心的訓練

透過善待動物,是培養人類悲心最直接的方式,很多團體透過照顧動物的活動、解救動物(放生)的活動,來讓參加的人直接的感受到,動物在遠離痛苦、遠離死亡時所產生的快樂。

人類長期為了自己的利益與生存,習慣於只會想到自己的利益,而忽略其他跟我們一起生活的人與生命,所以悲心的養成對全人類都是重要的,這樣善待動物的活動也是值得讚嘆的。
 

生態與放生

  • 不適當的人為放養所產生的問題

雖然解救動物(放生)對培養人類悲心有很正面的價值,然而不適當的野放方式也可能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對當地生態造成傷害。最為人熟知的,澳洲的例子:澳洲原本沒有兔子,但因為人為從歐洲引進,不當的野放造成兔子數以千萬計的大量繁殖,將草幾乎吃光光,並危及到原生物種的生存,使其族群銳減甚至滅絕。如此剝奪其他野生動物的生存機會,所做的不當野放行為,造成當地生態的混亂,也是一種間接的殺生。

所以野放(放生)前必須意識到,當初是為了幫助這些動物免除死亡,但因無知的操作不當可能會造成更多生命的痛苦與死亡,甚至成為造成物種滅絕的幫手。


▲ 澳洲錯誤放養,而數量過多的兔子。
  • 過量放養動物的問題

一般人養動物,譬如說養羊,大概會一公頃的地就養了一千隻,養的密度非常高,土地上的草一定不夠羊吃,就只好拿別的地方種的牧草或穀物(用大量農藥、化肥來種植)來餵養牠們。

一公頃地養一千隻的羊,那片土地就會因為被羊吃得寸草不生而不堪負荷,雖然就解放動物來講(假設是因放生而放養的),這些羊因此免於遭宰殺而死苦,但是他們卻也無法在如此高的族群密度下快樂生存、健康老死,也因為單一物種族群量過多,對當地的生態平衡沒有助益;因為無論是這裡的樹苗或是草都沒有生存、生長的機會。

連帶的問題是,產生過量的糞便,造成土壤不堪消化與河流汙染。對此最直接的解決方法就是量不要養這麼多。
  • 六和緣放養動物的經驗

品種也是一個問題,我們之前有養過非台灣當地品種的羊(肉養、乳羊…之類的),雖然是比較降低石化污染的羊隻,在飼養的前半年還好,過了半年這些肉羊、乳羊就一隻一隻的死掉,到最後一隻也不剩。這期間有些羊的毛色有變得漂亮、眼睛有更亮更有神,體質雖然改善了,但品種對這裡的不適應,還是沒辦法存活,最後唯一存活的品種,就只有台灣土山羊。

台灣土山羊比較適合台灣的原生環境,我們這邊健康的土山羊生的小羊,出生只要兩天不要淋雨,就可以跟母羊一起上山活動,過三、四就可以在山上奔跑跟母羊走得很遠,生命力非常的堅韌。

▲ 第一代來六和緣的台灣土山羊,剛來的時候。
 

培養悲心對今日地球生態的啟示

  • 地球不是人類自己就可獨活

培養悲心是為了讓我們不要只是看到自己(也看到其他人、其他生命)的利益。

地球是一個完整的生命,但我們總會只是看到人類生存的資源,而忽略掉其他的生命跟我們在一起是這麼的重要。悲心是關懷、愛護所有的生命,並不是只是單純對人類,因為沒有樹林、動物、昆蟲、微生物…人類沒辦法生存,人類如果想要生存,就是要了解所有生命對人類的重要性。

如今人類最大的問題就是,對地球生命的漠視。因為無視跟我們息息相關生命的生存,如今已造成重大的環境災難,我們的海洋與森林都遭到致命的破壞…陸地上很多污染的物質,無論是工廠還是農田的石化物質,甚至是核電廠的輻射水,流入海洋對生存在大海的生物造成極大的痛苦、死亡與種族滅絕的災難,面對這樣人類無知造就其他生命的痛苦,我們要用我們的悲心與同理心,集思廣益,尋求減輕海洋生命痛苦的行動方案(也是一種放生)。

▲ 人類對生命痛苦的漠視,造成很多動物的死亡與滅絕。
  • 實踐“尊重生命的經驗

有一位曾在林務局工作過的朋友告訴我他的經驗,他曾經有一次拿原始林地區的原生的樹苗,到有石化汙染的土地種植,結果全都死掉,沒有一棵存活。他不死心又試了好幾次,結果都一樣。後來他決定改變方法,將這些樹苗改種到較沒有汙染的土地上種植,才成功存活下來。

六和緣也有很類似的經驗,我們是買園藝店有石化汙染(化肥、生長激素)的樹苗,到我們比較沒汙染的土地上來種(多年沒使用農藥、化肥的地方),結果全軍覆沒,一株也沒活起來。

後來我們才改買在比較降低汙染土地上育苗的原生樹苗(跟前段那位朋友買的),就有九成的存活率。我們有了信心之後,就到附近比較原始林的地區取得樹苗來移植存活率也非常高。

我們也發現到,如果是鳥獸散播種子自己長出來的樹苗,不僅存活率高,長得也更健康更健壯,所以野生的鳥獸對自然的生態環境真的很重要。
  • 關於放養動物的建議

姑且可以分六個層級,以魚類為例:
  1. 工業區養殖的魚
  2. 低汙染河川的魚
  3. 有機種植區的魚
  4. 自然農耕區的魚
  5. 雜木林區溪流的魚
  6. 原始林區溪流的魚
這六種類別的動物就分六個類別的地區放生。有工業汙染的魚就在有汙染的魚池放生,不要把它拿到原始林區去放生(先不論物種適應性的影響),否則的話一定會死,不僅如此還會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汙染(屍體內的石化殘留),而間接殺害及傷害到當地野生物種(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

當然如果所放養的原生物種,是在當地原本有但是現在可能因為過度捕撈還是其他原因而數量過少,我們培養他們的魚苗在鄰近的原始環境中(就像櫻花鉤吻鮭的復育),再放生到牠原生的河川裡面,是適合牠們生存的作法。

如果是雜木林區河川培養,再拿到原始林區放生(不考慮海拔水溫等問題),雖然培養的魚健康差一點,但還可行。

如果到慣行農業區有汙染的水質來培養這些魚,要放到原始環境,那牠就不太可能存活了。

同理可證,羊、牛也是一樣,品種適應的影響性,台灣土山羊的例子已經說明。但同魚一樣,雖然是品種對,但是用有汙染的飼料及牧草餵養的話,野放到原始林區去還是會死掉的。

所以應該要有所謂的適應上的調整區域與階段性的放生,以羊為例,要以有機甚至是比較野生的草料餵養,或是放養在低石化汙染的土地上,那他的下一代或是下兩代也要餵養原始林區的草與植物後,慢慢地才有機會可以放他們回原始林區去生存。再看哪裡缺多少,野放多少。

最後建議,如果無法取得有機或降低污染的牧草及飼料的話(品種也不適合的話),讓牠們在有些微汙染的土地上安詳老死即可,就不要依前段方法操作了。
  • 互利共生的循環

照顧這些動物的人也會因為關心這些動物真正生存所需的來照顧牠,因此培養悲心。而這些羊的糞便也可以提供有機的農園做肥料之用,種出來的青菜作物也就是比較健康的食物,而人類因此也有更健康的食物可以吃,如此就形成了良性而正向的循環。

吃這些食物的人也進而有機會了解,這些健康的食物是基於善待生命的方式而取得,更加深對悲心的重要及讓地球能夠正常運作的理解。

▲ 由六和緣的台灣土山羊糞,和著腐植土及有機種植過期的穀物,是適合降低污染土地的肥料。
 
相關文章▼
陳永森 於2017-12-24 08:55:21
生命對外來的毒物(或是內経所言外邪)有対抗和包覆的能力,対抗不了就死亡,成功就痊癒或部分包覆,與生命機體共存。人們去除牙汞須有適當除汞設備及有経驗醫師為之,避免二次中毒。文中所言放生亦復如是。生態是個長期有機結合的奧妙過程,本身就在求得一種平衡,如若汚染超過生態平衡的速度和力道,必然趨向萎滅。
回覆↓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