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齒】腦部排毒(牙痛)紀實_羅彩瑞的排毒記錄
羅彩瑞 2014-05-28

緣起

本人(羅彩瑞)於2013年11月~2014年5月這半年期間,幾乎每天牙痛,並伴隨著頭痛。茲將這段時間的身體反應、症狀與處理方式做此紀錄,讓未來可能與我有類似經驗的朋友作參考。

我從小就牙齒很好沒有蛀牙,我的家人在小時候就開始有蛀牙(而且都蛀得很嚴重,只有我沒蛀牙)。我右下第六顆是到42歲才開始蛀牙(一開始蛀小小的,是又過了3~4年後蛀成大洞我才決定去補牙),42歲也就是搬到花蓮六和緣農場大概三年多。

一般人的蛀牙是從表面蛀進去。我的不是,我的蛀牙是從牙根開始,從裡面蛀出來的。

詳述蛀牙情形

先從右下第六顆牙開始說起,四年前發現蛀牙後有補過牙,但在補完牙後的一年半間,補牙的填充金屬就脫落了兩次,尤其是第二次脫落再黏回去後,牙床就變得腫脹難忍,所以最後還是把它給拆掉了(詳情請看補牙經歷~陳永陵與羅彩瑞的對話)。因此這顆牙齒現在就留下一個洞,並經常會腫脹或流出血水。

左上第六及第七顆牙齒的牙縫有很大的間隙,常會排出血水,但並無蛀洞(應該沒有蛀牙)。左下第四及第五顆牙齒外側皆有大蛀洞,且第五顆牙已崩掉1/3,也會排出血水。我用手搖搖看,不會搖晃得很厲害,只有一點晃動,因為已經是有一個大洞,崩掉一角,有點不太平衡而已。

剛開始蛀的時候其實不會痛,久久才痛一次。真正會痛其實是在一年前,然後自半年前起就開始每天痛,幾乎沒有間斷,直到這個月(2014年5月)情形才比較緩和,只剩有一點點感覺,已經不太痛了。此時只要有脹脹的感覺,我就知道又有血水要排出來,血水吐出後,腦壓就會降低(牙齒)也就不痛了。
 
▲ 此為羅彩瑞蛀牙的牙齒,會從蛀牙的縫隙中流出血水

關於血水

再來說流出的血水吧,血水有酸蝕性,因為每次流出,嘴底裡側的唇肉都會有刺激感、痠麻感,口腔也因此常覺得不清爽感黏黏的,喉嚨有時候會有刺刺卡卡的感覺。
有時候會不經意地將黏黏的口水或是血水吞下去,這時候就會胃脹,肚子鼓鼓的,然後食慾不振。牙床腫脹,也連帶咀嚼困難,造成進食的不適。身體也變得會有虛弱的感覺,怕吹風(似是皮膚毛孔張開所致),眼睛、鼻孔、耳孔、後腦都會癢,眼淚有刺激感。

前三個月因為每天疼痛感長達數小時,晚上更痛。連臉頰下巴都會痠痛,幾乎整天用茶水漱口(野植藥茶),含茶水…..漱口,把口腔及喉嚨黏液咳出,用口腔及嘴唇的力量將牙齒內的血水擠出……吐掉……如此反覆,一天數十次。每天早晚用藥草潔牙液刷牙。

逐漸改善

雖然有時頭脹有時牙痛,但如果血水大量排出的同時;頭部就明顯地感覺到有東西往下流動(往口腔流),腦部的壓力(頭腦脹痛感覺)也就隨之下降。

大概就在牙痛後兩個月後,就發覺到原本長達40年心臟所引起的恐慌症不見了。原本習慣性的心悸、心律不整也不再發生。

雖說頭腦脹痛還是斷斷續續有在發生。不過現在只要血水排出之後腦壓降低就不會痛了。以前頭痛都要持續很久才有辦法舒緩的,而且強度及頻繁度都高於現在。 

現況

於此期間,頭痛、牙痛、吐血水…一波一波,反覆持續的進行。現今是五月(2014年5月25日)頭痛及牙痛已經減緩。

蛀牙牙齒的神經(我沒有抽神經)雖然經過半年的摧殘,但還沒爛死;雖然冷熱會敏感,至今它仍很努力的活著。偶而抽痛時我仍能感受到它旺盛的生命力。

我在此半年期間完全沒有外食(食用有石化汙染過高的食物),沒有中毒的機會,所以這段期間的身體症狀,很顯然都是排毒過程的反應。

感恩

倘若沒有這段排毒過程的機會,我恐怕因腦壓過大很快就中風了。

大概在15~16歲的時候我有感覺到我的心臟有心律不整(心悸),心臟的壓力蠻大的,很不舒服的。尤其到16歲時就幾乎天天心臟都不舒服。

膏肓的地方也不太舒服、每天24小時都會耳鳴、常常拉肚子。這些是在吃素後三年多就已經比較有改善了。

我從14歲開始就覺得腦部的壓力有開始增大,到16歲時開始會左偏頭痛(左邊的太陽穴會很痛)的時候會買止痛藥來吃。頭頂、左耳後方也會痛、脖子上方(後腦)也是,當時呼吸很淺,沒辦法自主呼吸(要有意識地去呼吸),要不然就會有缺氧的感覺。

於四年前,中醫把脈,說我氣血不通,腦壓過大,恐有中風之虞。要我用中藥調理,但我怕中藥有重金屬,所以並沒有讓他治療。

反省

從小雖然少外食,但家裡烹飪調味都是醬油、味素為主(後來知道多為化學合成),日積月累存在腦部。

自改善飲食(素食、降低汙染飲食)後,身體開始產生排毒反應,身體為釋放腦部毒素,殺出一條血路,牙齒左上方開出一條間隙,時有血水(強酸的化學毒素)排出,接著右下及左下也陸續排出,但下方牙齒不敵血水侵蝕而敗壞。牙神經因此暴露在外,碰觸到血水的強酸中,我總感到劇痛難耐。

有人說,此時應該抽掉(殺掉)神經,就不會痛了。但試想,牙神經何罪之有,它已經慘遭池魚之殃,吾何忍再下此毒手?錯不在它。錯就錯在過去的生活及飲食不當,使用了過多的石化物質…毒素,累積在體內,無法正常代謝排出,造成腦部壓力。

總結

我自24年前開始吃素,並於近20年來大部分的飲食(95%)都是攝取尊重生命的方法種出來的食物(無農藥化肥除草劑,不殺生的農耕方式),同時生活用品如清潔劑(野植藥草沐浴品)也是不使用石化產品,喝的水是山泉水(上游是原始林無農田,送驗重金屬及農藥皆未檢出)。

我的體會是要讓身體有修復的條件(食衣住行各方面的調整,如上述),才有排毒(排血水)的機會,如此生命體(細胞)才有自癒的可能性。

PS. 陳永陵談羅彩瑞的蛀牙

我在羅彩瑞20歲的時候就跟她認識了,那時候我自己常常蛀牙,而她牙齒很好都沒蛀,但我們都是吃一樣的飲食。

後來我生重病(1989年),我還是在蛀牙,那時幾乎只要蛀牙就直接抽神經,只保留幾顆是沒抽神經的。重病後改變了飲食也改變了生活,我的蛀牙就開始改善了。

羅彩瑞毒素都積在腦部,一起出門的時候,走到哪裡睡到哪裡,一直都很昏沉。她年輕時很輕又很瘦,現在反而比以前年輕的時候重,肌肉也更強壯。

我生病後的幾年,由於生活飲食改善(降低石化汙染種植的食物),就漸漸沒有蛀牙了。

我的蛀牙不像羅彩瑞是蛀牙的地方會有血水排出來排毒;我是藉由口吐涎末的方式來排毒(詳見關於「吐涎沫」的相關案例與自身經驗分享),我每天會吐得很多,並使用大量的野生藥茶和野植酵素漱口,所以就沒有像羅彩瑞這樣的情形。


▲ 陳永陵與羅彩瑞年輕時出遊照
 

牙齒持續記錄(2014年7月~9月)

4:期間沒什麼變化與反應
5:從七月底開始,時有腫脹,吃完東西更明顯。傍晚到晚上有時會些微疼痛,血水較不易排出。8月初~8月中,血水幾乎排不出有時連續幾天日夜都劇痛,每天都腫。
到八月底經慈炁及其母親的氣脈疏通後,牙齒才漸消腫,血水較易排出。咬東西時崩掉兩三次後僅剩約1/3(見照片)
6:也是從七月底覺得牙齒有浮腫,但不痛。然後長出牙包,第一次用針刺破之後,直到現在每天刷牙順便再把牙包擠壓破,讓血水排出(每日1~2)

 
▲ 攝於2014/9/20
 
相關文章▼
楊圳益 於2014-07-27 10:28:30
談牙疼與污染

痛!

牙疼;也曾為我帶來椎心之痛,而且有段時間發生頻率非常高,甚至夜半前往鄰近大醫院急診,幾處牙齦總會腫起個包包,疼痛聯結著頭部其他地方。那段期間,光牙齒部分,照了幾十次X光,動了許多小的手術。

污染

但牙齒連牙齦區域,其實只是體內毒素的出口,說來這個區域是非常冤枉的,臺灣的食品、空氣等污染太嚴重,背後還聯結著土地壤、水文、人的良心與知性污染,導致連吃素都會慢性中毒,如肉類的毒遠離了,農藥,食品添加物和飼料級基改黃豆的毒呢?

累積

雖然有些毒人體可以排除,但若承受的污染量大,而且污染成份多元化,加上有時人的體力和心靈疲憊時段,隨著歲月,污染量就會逐漸在體內增加。尤其是有些元素是很穩定的,如氫化油,人體和自然界都無法分解,但過去這種東西,普遍存在於臺灣食品中。

排毒

儘管人體排毒管道`有多元,但排毒過程卻不是舒服的事,也畢需要當事人本身累積到足夠的能量,而且新污染接受很低才行。如我在練太極拳、嚴格要求飲食、子丑時一定就寢等情況下,皮膚陸續排毒10年,幫助排毒的食物有時還有酵素和檸檬等。排毒期間,那種癢的程度真想讓人睡釘床。(原是靜坐,但因居住環境被污染,只好改到公園練太極拳)

改變

近10年來,逐漸一年去看牙科的機率只剩一兩次,而且不是因為牙疼。過去體內的寒氣,氣管、鼻子過敏,筋骨酸疲憊感也逐漸遠離。即使一天內長程騎機車也不會有倦怠感,常是一兩百公里以上的行程,從出發到目的地的體力與精神同樣,腦筋仍維持清析敏銳狀態,年輕時期也未必能如此。


身心鏈

除了物理環境上的毒外,有心淨化自己的人一定要減少因情緒產生的毒素,心境儘可能保持放鬆柔軟,別去追求不正確的目標,對環境的變化或人的行為不要進行不適當的反應。一個僵化,壓鬱、忿怒者,不僅對毒素新陳代謝能力降低,而且會從內臟自我產生毒素。若能同時保持生理和生理循環順暢,再減少接觸污染性的食品和環境,要過健康的日子沒那麼難。
回覆↓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