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齒】補牙經歷~陳永陵與羅彩瑞的對話
六和緣 2014-06-02


陳永陵說:
以前有一顆蛀牙,我也是好幾年沒有做牙套,那蛀牙的地方外面會形成一個保護層,保護層起來後,冷熱就沒有關係了,不會刺激了,頂多偶而飯粒塞住漱口就好了,後來去做牙套,結果說為了要比較乾淨,他(牙醫)把保護層刮掉,刮掉之後刺激的不得了,沒有比較好,所以這是一般西醫系統比較沒經驗的。
由於我們是有改善體質,身體變得比較好,牙齒變得堅固,已經有了治癒能力機制的產生,所以已經跟一般病人情形不同。

羅彩瑞說:我蛀牙粘補的金屬塊掉了的第二次,離脫落後過後兩個月,期間牙肉已經長起來,要去補牙。他(牙醫)就說要修一下才能補牙,雖說是修一點點(牙肉),結果是血流不止,整整流了十幾分鐘,結果搞得牙神經快要崩潰,痛了好多天,也腫了好多天,結果一整個月都還沒有辦法修復,整個都是在發炎的狀況。我感覺它(牙神經)就像一個生命受到無理的摧殘,非常非常痛而哀嚎。之後金屬塊黏回去幾天,還是不行就拆掉了。詳情請參考羅彩瑞腦部排毒紀實

陳永陵說:因為你把它(牙神經)的保護層,外面的皮給它剪掉了。所以體質改善的人症狀和狀況不一樣(跟一般石化汙染飲食的人比)。所以後來我的牙套都自己挑材料,自己調整設計請他(牙醫)配合。最後建議要做牙套的人,最好是用包的不要用貼的(黏的)方式處理。
 
相關文章▼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