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歷程】歲寒訪東台灣六和緣山區老朋友_《山區不等於災區》
楊圳益 2014-06-15
 
突然觸摸           似童年家鄉農園
親歷七日           康育生態的暖意
歲末寒冬           始覺健康的大地
竟能讓人的身軀生命力如此旺盛

本 人(楊圳益)生長於集集綠色隧道所經之附近小山庄,約15歲前部分家園尚屬原始林,山頂由於泉水源終年不斷,所以即使是高度如近山脊有水處,都有魚、蝦、 螃蟹生活其間。離鄉一些年,發現許多珍貴罕見的樹木已被砍伐,原始林變成果園後,別說山頂上泉水早不見,只要在旱季,原山下終年流水不斷的小溪亦成乾溪。 另隘寮與龍泉間的河,是撰者少時曾與同伴遊樂、放牧、抓魚蝦之處。但自上游林木被大量砍伐後,現年平均水量已大幅縮減,河水也早不復當年清澈。而故鄉除多 處地貌已不復舊時光景,大量化肥、農藥入侵果園後,魚蝦種類與數量銳減,原黃昏漫天的蜻蜓、燕子、夜間到處飛舞的螢火蟲、蝙蝠、稻田密集的青蛙、家園附近 晨昏嘰嘰喳喳的眾多五彩繽紛的野鳥等等,都已成夢中回憶。

儘管原野的生物大滅絕在除草劑、農藥、化學肥料、化學清洗劑登場後,悄悄的在我 們的家園、曠野、溪流中進行著。但農民看到的是農藥、化學肥料商所提供,美麗的農家女抱著漂亮的水果,或金黃稻穗的廣告,其永遠充滿著幸福甜美的笑容。在 單純的農民心目中,農藥、化學肥幾乎等於豐收。在這廣告的背後,實際上是台灣社會各類腫瘤、癌症竄上每年死亡率之首,社會所需承擔的醫療成本如宇宙中的大 黑洞般。如果當初田野生物量銳減時,無論基於對生命尊重的教育,或是基於常識性判斷,台灣社會能對食物與環境汙染源採取煞車,那麼今日的生態環境何至淪落 至此,人們所受的健康,以及生命財產之威脅何致如此大?

撰者大半生是心靈與理想世界中的漂泊者,在台北時曾與永陵兄互相交換過許多想法,記得那時永陵兄已盡量步在知行同軌的路上,撰者則繼續漂泊在文教或公益活動 的世界裡,庸庸碌碌倏忽十餘年,期間雖有短暫的連絡或晤談,然而現實環境如浪花般,即撰者只是生命中的旅者,仍然還是有些世俗責任上的羈絆,近些年來永陵 兄談到他所累積的資料,撰者已陸續看到他多年的努力成果。然而正如亮光和陰影原理,理想的實踐永遠是人類艱鉅的挑戰,尤其是涉及改善愈多人福祉的努力,相 對反彈的力道通常也愈大,尤其是面對著擋人財路,或積非成是的習慣觀念時,也看到永陵兄一貫謹言慎行的態度。然而這個世界還是需要一些不計毀譽的人,能超 越世俗價值的局限,而為永恆的目標為所當為。

作為理想與心靈相契的朋友,拜讀並以文字編輯過,將計畫出版的資料,雖這僅是眾多資料的部分,但撰者願揚起早已塵封的往事,並且陳述永陵兄這些年來在山中的成果,希望能相當程度地喚起人們返璞歸真,重視與大自然和諧的情懷。
 
  • 遠離塵囂,山區創造淨土家園

對照現在在山區中,十餘年來,永陵兄率領家人堅持落實理想,辛勤地將原來在當地著名的土石流區,連草木都不容易生存的地方培養為人間淨土。看著如今綠葉成 蔭,鳥獸、昆蟲、微生物資源豐富,不僅在動植物方面都具備生物多樣性,而且也是溫暖堅固又安全的家園。每次前來,看著周邊的青山綠野,對照著當年在台北天 母,以及南京西路時代的情景,頗有隔世之感。

對這樣的成就,頗令我訝異,因為不要說永陵兄的健康狀況,連一般體力正常的人,在這些年中, 要完成土石流區的地質、土壤、水文、相關動植物、微生物調查記錄,釐清大自然與動植物資源間彼此的相關性,並進行生態診療,以及高標準的生態復健工作,還 有同時進行的住宅區硬體工程。上述的工作,即使是健康的人,精神也必須具備有強大的毅力和韌性,而永陵兄這些年來,不但克服了許多必須在專業條件才能探觸 的領域。在這過程中,也可以看到不但永陵兄與生態的健康同步成長著,而且生態系統的改善方面,也有許多令人驚訝的發現和回饋。

約三年前到 永陵兄的新家,由於那時無論對地上地下水文的調理,或土壤的改善、地質結構的強化已見成效,所以不但已成功的植栽一些本土種的野生樹,棲息或來訪的野生動 物與昆蟲也多了。有時清晨開門即可見到竹雞在庭院中覓食,樹上也有松鼠和其它鳥類訪客,和當初連樹木都種不活的情況已不可同日而語。這些年中,永陵兄從土 壤、農產品、水質使用者狀態等的多次檢測下,發現只有在健康的自然環境下,才有健康的動植物,健康的人。換句話說,人與整個生態體系是禍福休戚與共,任何 環節出了問題,影響全系統,在諸多經長期多次嚴格檢測的證據下,其理已不辯自明。
  • 讓證據說話

由於在這由原始林和農業區交錯的地帶中,無論從農業活動到各種工程對自然環境帶來的影響,不難找到足供參考比較的資訊。而且在自然演化與人為過度干預自然 下,影響孰優孰劣高下立判。有些容易發生土石流或容易崩塌的地方,常是人為的過度破壞,施工者無視於地表與地下水文,無視於地質結構或重力平衡問題。更無 視於昆虫及微生物的存在,甚至將這些生物連雜木當成有害、該消除的,也難怪大自然變得如此的脆弱。然而人類的自尊心更脆弱,許多人無法謙卑地面對自己過去 的錯誤,謙卑地向大自然學習,其需付出的代價是非常昂貴的,無數人的健康與生命往往只是基本的代價。

這些年來,幾度在永陵兄處作客,對永 陵兄的生態發現有許多令我驚訝之處,例如在植物方面,不僅原始林區的品種很難在受農藥,化學污染的地方存活。同樣的受農藥化學肥料污染地區的作物或種子, 也很難在健康的原始林地存活。可見植物和動物,甚至和人類一樣,血統和歷史環境造成的基因和生態反應,影響到子孫對環境的適應力問題。

 永 陵兄對庭園中,每棵樹得履歷,成長過程如數家珍似的,鳥類幫忙種的樹更多。有這樣的經驗基礎,來看目前農業技術面臨的問題就非常清楚。例如土壤、氣候和植 物之間,必須有相容性,相關因素的任一環節出了問題,就得蒙受相當財物損失和心理上的挫折,永陵兄即看過許多令人極為不忍的例子。這也是他不避艱難,長期 科學化地觀察、實驗、研究、記錄的重要原因。他不希望諸多對環境生態有理想,有抱負的善心人士,在投入實務工作後,卻飽受挫折感和蒙受相當的經濟損失。

 另 外雖有學者發表化學農藥、肥料、除草劑對土壤、微生物、農產品或植物的負面影響。但是在永陵兄這裏,累積了許多實驗資料,透過不同的區域、不同性質的污 染、不同的時間記錄, 污染和未受污染農產品對動物和人類健康影響 ,以及在極端氣候考驗下,不同環境條件呈現出不同的大自然適應力。從高山到溪流,從林區到農園情況,關鍵所在莫不被以文字及影像記錄下來。
  • 我在六和緣的山居經驗

撰者多年來深入倚賴電腦工作,但最感不便之處,是對電磁波極為敏感,若在無過濾電磁波的電腦前工作,約半小時左右耳鳴聲變得超高(過去右耳曾突然降低聽 力)。如果還要硬撐的話,嚴重的倦怠感跟著浮現。所以不僅平常工作電腦一定得使用過慮電磁波的設備,若必須在外地使用非自己的電腦,除了電磁波偵測設備隨 身攜帶外,使用電腦的時間也自我嚴格設限。

 有次在高雄一辦公空間上班,上班前不小心將濾波器正負極插頭接反了,未及中午已累得準備去掛 急診了,可是自己平常卻是可長時間工作的,覺得奇怪才檢查出電磁波問題。此次應永陵兄之邀,異地作業最關切的還是電磁波傷害的問題,所以特別帶來過濾電磁 波設備,但發現也許是帶來的設備太老舊了,無法過濾掉電磁波,在已無法購得新設備下,只好硬著頭皮工作了。

 令撰者訝異的是同樣是編撰工 作,雖然在高雄自己工作室的電腦有嚴密的防電磁波設備,但由於撰稿工作高度消耗腦力,所以每次趕稿總是累得像患重感冒似的,在這裡卻可長時間工作而毫不覺 得累。永陵兄當然不會規定撰者一天要工作多少時間,撰者也是看有多少工作量和衡量自己體力情況。前五天平均一天工作約15個小時仍不覺疲倦,奇怪的是前來 的次日發現已不需要戴老花眼鏡了,約第三天聽力似乎更敏銳。第5天白天有些睏,但在黃昏時休息約20分鐘後,體力就已恢復。

 最初我認為 可能是濕度高,以及用餐時豐富的酵素降低了電磁波的傷害問題,後來和永陵兄討論。永陵兄說在這個環境,不僅是森林中散發的芬多精,空氣清新,而且喝的水、 茶、食物與草本、樹葉、水果生鮮食用,此山區居住者因為天氣異變與土壤康復中時,食物缺乏而發酵各種植物、綜合、穀、豆等等,多樣的營養酵素作為加工配料 及本人在正餐食用,都是充滿生命力的食物,其品質都經得起考驗。就以食用植物來說;其汙染檢測,經德國高科技儀器多種重金屬未檢出,而與一般植物種植法逾 百倍以上的兒茶素,及高含量的微量元素(送第三單位檢驗),食物的酵素含量更是超高。用餐後,永陵兄亦不斷詳說加工之添加的糖、鹽,調味品更是須十分謹 慎,若不明其重金屬含量及比率,吃剩的廚餘須歸類在不會傷害山坡植林的地區,其土壤中的生物較不會受到傷害,而波及到樹苗與藥草。

 至於 醃製的發酵食品,在傳統居民是備不產蔬菜的季節使用,永陵賢伉儷對醃漬物極有經驗,不僅材料經嚴格檢測,不含重金屬或石化汙染,也絕不增添添加物,在嚴格 管理下的發酵物,本身即有防腐的作用,且保有自然的香氣。所以在此的飲食不僅不會增加身體負擔,而且還會增強體質,有助於清除過去累積的有害物質。甚至睡 的床、棉被、枕頭都是自然的材質,與人親和性高,不會讓人感覺不安穩,更何況在此人與自然之間處於非常友善的環境。

 由於永陵兄受過重創 的敏感體質,所以從食衣住行條件到心靈狀態都得非常謹慎管理,食、衣、住、行條件都不得不嚴苛的要求。基於這種精神,逐漸發現環境生態與人之間有共通之 處,環境若接受了超出其所能承受的不良物質或外力破壞,也會因異化,而居住其上的所有生命就得共同承受其惡果。在全球性的溫室效應,氣候的極端化的現代, 以更友善的農法、土地倫理對待大自然,對待賴以生活的土地,應是人的本分吧!

 當撰者回到滾滾紅塵世界,在複雜的忙碌的大都會中,也許曾經綠蔭下山中的七日,懷著善意的心,與友善的人,友善的動植物互動經驗,將會是另一個心靈上的新故鄉。
  • 山羊(與阿南)的例子

過去為了改善土壤,所以永陵兄試養了不同品種的山羊,最後選對自然環境適力較強的本土黑山羊,而且至少其前三代是吃原始林下,或邊緣雜木林區的植物或樹 葉。我親眼看到如此條件繁衍下來的羊媽媽,帶著近兩個月的小羊,在低於攝氏13度的寒流與強勁得東北季風,兼綿綿寒雨中,仍到山上陡峭的密林中覓食,天色 昏暗時才回家。作客的最初幾日,近凌晨五點起床時已不見山羊,後來請教永陵兄才知牠們凌晨四時已上山,寒冷時牠們需更多食物,所以停留林區時間長。晴天時 反而吃得少,所以晴天時常白天也在家晒太陽。永陵兄說:「雖特別為羊準備房舍,但仍是開放空間,在這山園中,牠們有充分的行動自由,即使牠們的下一代未來 要在後山自選居住地亦是被允許的。」

 傳統的牧羊經驗認為羊不能在下雨天活動、不能吃受潮的草、必需吃鹽等。這些傳統的牧羊經驗在這裡都 被事實顛覆了,為什麼慣行牧養的山羊健康如此脆弱?永陵兄以這些年農牧上的實務經驗,他說:「就食物鏈上受到石化及重金屬含量過高情形,對動植物體質的影 響是異曲同工的。」然而在這裡的山羊卻可以在又冷、又強風、又雨的天候中,整天在山上覓食、爬山、閒逛,展現出非凡的生命力。

 有隻羊有 時上山前,似乎還會回頭以鳴叫聲詢問主人要不要一齊上山,主人必需要回應去或不去,要不然牠的表情會很奇怪。另有隻母羊曾先後兩次當其孩子及同伴在山上被 葛藤絆住時,跑回家求救,看其異乎尋常的叫聲和動作,讓女主人感到一定有特別事故發生,跟著上山才解決了受困羊的問題。羊群的領袖是隻大公羊,未劃定其休 閑區前,主人在看書,牠就躺在旁邊陪伴,這時連主人最寵,又善於撒嬌的阿南都不能靠近,牠有時還會驅逐陌生人。

另一隻寵物是活潑快樂又健 康的中型黃狗阿南,阿南對吃東西非常挑剔,未發酵完全的東西不吃(當然ㄧ定是有機水準以上的),對水果或麵包是否發酵完全之辨識力很強,主人都用投拋讓其 用嘴接住,若發酵未達其要求標準立即吐掉,更不吃葷的東西。甚至連喝水都會選容器,尤其喜歡陶瓷裝的水,似不太喜歡五金容器。當然水要常換,不過牠不喝水 溝或漥地積水。上次作客看到另一隻望著主人吃芭蕉而流口水的狗。但這次聽說阿南在山上抓了一隻老鼠,也許其祖先遺傳的基因作祟吧!當場開了洋葷,吃後居然 狂吐。

 
▲ 陳永陵餵阿南吃發酵過的柚子

當 微生物轉化適合的穀物(有機麵粉及米類),當地的草本及水果形成一般麵包師傅所說的發酵較完成的狀況,也就是微生物分解吃食成人類較合宜的狀況,六和緣的 工作夥伴,大多數的人都吃了有活力、冬天較不畏寒、容易排解大便,這樣子的麵包阿南也非常喜歡,可以從他的表情與肢體語言去判斷。麵包雖然裡面有一般狗不 喜歡的芋頭及當地培育的苦味咖啡,阿南都能夠接受。
 
 
▲ 陳永陵餵食阿南吃自培酵母發酵的麵包(有機麵粉)

阿 南和近兩個月大的小羊是好友,雖然彼此園林中的居住區有區格,但牠們都會互找對方玩耍。阿南身體不舒服時,會獨自到後山找野草吃,不過牠最喜歡的還是只是 吃樹葉、野草的羊便便。在傳統中藥方劑中,古代羊便便是中藥的一種(不含現代人工飼料餵養的羊),周日清晨,看阿南在羊舍吃羊便便時還是會挑的,但聽說對 近兩個月大的小羊便便幾乎是照單全收。除了小羊在好玩的年紀缺乏同齡的玩伴外,也許喜歡遊戲和小羊便便都是阿南喜歡小羊的原因吧!阿南曾被主人要求不得追 逐竹雞,不過只要能玩,小羊還不太懂得選適合對象,每次小羊找竹雞玩耍時,往往嚇跑這些膽怯的小傢伙(阿南尋找羊便便,改善生理上的不舒服。羊舍看阿南吃 羊便便)

 撰者偶而會到房舍旁的園林中走走,才2日不到就和羊群熟了,當走近羊欄時,幾隻羊都會發出喜悅的鳴叫,並且靠過來。但基於羊群 倫理,也只能與羊群的領袖打打招呼,輕撫其腦袋和頸子。若理會其他的羊,不理羊領袖可能會害受招呼的羊被頭頭狠狠修理一頓。幾度造訪此地,所見過的動物 中,這隻公山羊是唯一令人感到具霸氣的。每次撰者輕輕的拍拍羊的頭或脖子後,手上都會留下濃郁的青草與樹葉香氣而久久不散,與餵食人工飼料的動物身上之臭 腥味大不同。
  • 善待如慈母般的大地

談到對天地的感恩,也許有人認為太宗教化,但是只要認真想一想,人們和所有的生命現象,所有的一切給養莫不來自大地。而人類以外的其它動物,並不會對自然 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連力量強大的鯨魚、大象,兇猛如虎豹均如此。只有人類有能力在上窮碧落下黃泉間,大幅度地改變自然環境。產業革命後迄今,人為對 大自然的過度干預,已證明許多破壞後果已不可逆轉,然而部分人的貪婪和無知,即使溫室、災難、疾病效應早已嚴重地浮現,但破壞卻仍持續中。

 八 八水災有些山區的道路工程在風雨的威力下,像是豆腐般脆弱,重災區的河道有些地方漂流木堆了逾兩層樓高以上,可以想見上游森林受重創的程度。村落和河流也 走了樣,災後高積河床的石頭泥沙上,只見工程車終年往返奔馳其上,八八週年後,大的傷痕猶累累在目。但是除了災害發生期間外,環境災難的歷史記憶,社會反 省的聲音在那裡?

 看著永陵兄這些年來,在人力與財力均不足的情況下,不僅一步一腳印地以影像、實驗、文字忠實記錄著半個多世紀以來,在 慣行農法、重工程機械施工、石化陰影下交相摧殘下,自然界的真實命運。而且對已受傷的土地,尋求出復癒之道。這本手冊就是永陵兄十餘年來,以生命投入自然 界與農林記錄的眾多資料中,含影像、錄音、文字集結而成的出版品,是內容非常紮實的生態復健工作手冊,對有心清除環境毒素,或是避免傷害自然界工程者非常 具實用價值。

但願人們呵護著溪流與地下水文如呵護自身的血管,將岩石土壤當自身的骨肉,呵護著森林與草原、河流、濕地有如呵護自己的家園 般,因那是無數動植物的棲地。當所有生物都很健康喜樂時,人們才是真正住在美好的星球。我想永陵兄從過去所受的身心炙練中,對人與自然界、人與人、人與萬 物的關係,經過深沉的內省後,有重新的界定,所以才願意終身以實際的行動為地球盡一份心力。撰者謹對永陵和共同努力的朋友們,表達崇高的敬意,並祝福這份 出版品能影響更多人,造福更多的生命。(撰文:楊圳益.文史工作者.文字編輯 寫於2010年)
 
相關文章▼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