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歷程】走向踏實的人生
陳永陵 2014-06-10
  • 從理所當然到不知所措

我(陳永陵)是在二十幾年前生了重病之後,在病痛中不斷的摸索、嘗試與絕望中才漸漸地瞭解到之所以會生病的原因,並從中改善身體,使其恢復健康的運作機制,這過程是歷經了漫長的時間。

雖說想要知道生什麼病很簡單,到各大醫院去做檢查,或讓中醫師把脈他們都會告訴你,你生什麼病。但生病之後,要如何讓身體從病痛當中恢復成正常的運作的機制(康復),卻相當的困難。

也許你不這麼認為,因為很多人都覺得說,知道生什麼病不就知道要怎麼醫它嗎?譬如說我胃痛就吃腸胃藥、肝病吃肝的藥,去醫院看病醫生總會開出藥來給我們吃。

但在我重病以來的經驗,卻發現到事實並非如此。我生重病前的一開始也是從小症狀開始的,一開始我是常拉肚子、腹脹,當時就覺得拉肚子和腹脹就吃腸胃藥應該就會好了。畢竟我年輕時有什麼小毛病就吃個藥就會好了,所以也不以為意。

認為生病看醫生吃藥的流程很理所當然,沒有什麼好質疑的。但後來卻發現到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吃了很多藥也吃不好,醫生叫我每天喝1000cc的牛奶,我也照做,如此嘗試了三、四年(吃藥、喝牛奶),腸胃問題都不見起色!開始在心中產生了困惑!

我當時也經常筋骨扭傷不容易好,去醫院照X光發現,我尾椎有好幾節密合了起來,間隙比正常情況少了一半,所以扭傷時都不容易復原。雖然我照醫囑的飲食、藥物,甚至自己也會吃很多健康食品,但病情卻是每況愈下。

我原本以為生病只要吃個藥看個醫生很快就可以恢復健康,到後來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發現到無能為力的時候的恐慌,有時候比病痛本身還讓人難受。

PS. 更詳盡的重病說明及觀察記錄詳見陳永陵重病歷程紀實


重病初期時適逢兒子剛出生。(當時體重還沒有下降很多)
  • 走在陌生的道路上

人是依經驗而行的;憑藉著自己過去的經驗與記憶來判斷及策劃自己的行動。我們的思考、行為模式都源自自身過去經驗所累積,而當我們發現原本信賴的方式(模式)已經無效不可行的時候,也會產生許多恐慌無助感受,當時我進入一個陌生(沒有經驗、因為過去經驗已經無效)的領域時也會想要逃避不想面對。

在多年來我不斷透過各種管道,無論是出書還是直接跟他人對談,一直傳達如何透過降低石化污染的飲食、尊重生命的種植、不要肉食…來改善身體的健康。雖然大家似乎都能理解也覺得我講的很有道理,但真正身體力行去實踐的人卻很少。對於在實踐上遲疑的朋友,我是能理解他們心裡的感受的。

我想說的是,我是在黑暗中摸索過來的,這一路上沒有什麼過去的經驗可以依循、沒有什麼前人成功案例可以給我鼓勵,一路上既漫長又艱辛,雖然有時候幾近放棄,但我還是走了出來。
  • 重新檢視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

人是感受的動物,當我們接收訊息時,往往不僅只是那樣東西所帶給我們的感覺而已,記得以前有聽過一個實驗(我小孩陳亭曜高中讀書時看到告訴我的),是一個猴子的實驗:

實驗者把一群猴子關在一起,並在一個機關放了吸引猴子的香蕉,而有一隻猴子受到香蕉吸引去取食,然後實驗者就讓所有的猴群都受到電擊(包含旁觀與取食的那隻猴子),如此反覆所有的猴子都知道放在那裡的香蕉不能吃。

有一天實驗者放了新的猴子進去,這隻猴子看到機關那裡的香蕉,就想要去拿來吃,結果被所有的猴群圍毆(因為那群猴子知道,牠只要一拿香蕉,大家都會被電擊,為了不想被電,因而嚇阻他,以避免自己受到傷害),所以這隻新來的猴子雖然不知有電擊這件事,卻也不敢吃那裡的香蕉,因為牠知道只要企圖去拿那裡的香蕉就會被揍。

實驗者後來不斷換新的猴子進去籠子,然後把曾經遭遇過電擊的舊猴子換出來(逐漸的替換,可能一星期替換一隻),最終將所有曾遭遇過電擊的猴子都換了出來,籠子裡只剩下不知道有電擊這回事的猴子。

雖然之前的猴群是因為會有電擊而去揍想去吃香蕉的猴子,但是現在雖然沒有一隻猴子知道電擊,但一旦有猴子想去吃那裡香蕉,仍然會遭到大家的圍毆;雖然所有的猴子都知道想吃那裡的香蕉要挨揍,但卻不知道為什麼不能吃。

人類的社會不鼓勵揍人的行為,但是當有人企圖做出會傷害我們的事情的時候,我們就會用語言、眼神去嚇阻他,以免自己受傷害。如果認同這種方法的人越來越多我們就稱之為主流派,但他們真的瞭解發生了什麼事了嗎?有時候我們像這些猴子一樣,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是盲從的跟從大家做一樣的事情,因為我們不想被主流傷害(被揍)而我們在傷害別人的時候,其實是害怕自己受傷害,但有時候因為跟著主流在走,其實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傷害別人(不只是人,包含動物植物都一樣)的原因。

另 一方面,我們喜愛或不喜愛某個東西(食物、人物、動物、植物…),所做的判斷時,其實很有可能蘊含了許多不必要且錯誤的訊息(或許我們只是怕不被主流所認 同)。過去我們可能有意識無意識地接受到這些訊息,很多是我們沒有真正觀察或真正經驗過的事情,如今卻形成我們取捨時的判斷依準。

以吃東 西為例,作為應不應該該吃、要吃多少原本應該是由身體的需求、反應來做判斷。肚子餓而吃飯、因為飽了而不吃,應該是自然而然的事,然而今日我們卻盛載過多 且不必要的訊息在這些食物上面。譬如因為XX說這東西很補而去吃(因為很多人都相信他說的話)、最近很流行如果不吃會很遜而去吃(怕被主流拋棄被同學看不 起)、有時候因心情不好而去吃…一大堆五花八門的原因讓我們去吃或者不吃,但這都不是建立在觀察身體是否真正需要這些東西之上的判斷。


在六和緣陽台外張望的台灣獼猴。
  • 如何看待我(陳永陵)所分享的經驗

當你們聽到我的經驗(真實的經驗)時,可能你們過去有部分的經歷;所盛載了不正確的訊息,而無法在還沒有實踐之前就覺得安心(踏實),要讓自己能夠走得踏 實,要不斷地在實踐中去感受(身體的感覺)、觀察(身體的變化)、驗證(透過血液顯微觀察、傅爾電針、心跳儀、血壓計、血糖計、體溫計、ph計…)。如此 反覆,經過長時間的實踐,身體機制逐漸改善,才能更確定自己走對了路。

聽完我的經驗分享後,有些人會覺得壓力很大,因為有些實踐的內容是跟主流習慣大不相同,會害怕無法被主流認同,所以用在生活實踐時會感到不安。

但有些時候不安只是因為你根本還沒做,因為還沒有做,所以沒有觀察、驗證的經驗,只會在理論推敲覺得這個不可行那個不可行。然而你對」實踐」的經驗是如此的薄弱又如何去判斷呢?在還沒實踐前,對未來會發生的情況所理解的只是腦部所顯現理論性的片段;是幻想又散亂的內容。

 
傅爾電針和顯微放大鏡。
  • 走向真正踏實的人生

由於人體的運作很複雜;影響人體的因素包含整個環境、社會很多面向的影響,這些複雜的關聯性及影響性並非三兩天就可以理解清楚,是需要花很長時間來研究 的。倘若你有幸已經瞭解的話,就會知道人體的正常運作是要仰賴週遭的人、環境、食物、用品…整體的協調,才有可能實踐的。

人類生存的正常運作要仰賴在其他與你相關的生命體能正常運作才會產生,這是要有真實觀察經驗才有辦法認識而感受到的;無論是透過儀器(血液顯微觀察、傅爾電針、心跳儀、血壓計、血糖計…)的驗證還是其他方式去證明(你能夠讓自己瞭解的方式,譬如把脈…)。

此時的你已不只是相信我的經驗(我說尊重生命很重要,你也唯唯諾諾覺得很重要),而是你自己可以有信心也確實感受到這些經驗的真實性與重要性。

有 些人會有既定上認為身體一定要有怎樣的狀態才叫做成功(有些是主流價值觀所灌輸的,包含媒體、醫生、營養師…),然而這樣的想法,在沒有實證經驗的基礎 上,會對心理上產生不必要的壓力,因為我從重病的經驗理解到,我這輩子永遠沒有辦法達到他們(主流價值觀)所認為的成功狀態。

自重病以來,這一路上不斷調整身體至今走來已經20幾個年頭。我發現當你已經確定走對了方向的時候,你心理上原本的徬徨與恐慌其實已經降低了。而你所冀求的成功(某種狀態的健康),是屬於未來不確定的,不是當下可以顯現的,如此不必要的期待,反而讓現在已經步入正軌的狀態產生了不滿足。

所以只要持續不斷的在觀察、驗證與實踐中去修整(調整過往認知錯誤的訊息)自己的生活(食、衣、住、行各個層面),就能走向真正踏實的人生。
 
相關文章▼
楊圳益 於2015-07-05 23:11:37
當代流行的醫學只在治病或控制病情,不是在醫病人,而且也不負責處理長期服藥後,毒素長期累積在體內的問題。醫藥帝國與醫院的利潤,才是醫療體系的發展重 心。已染患慢性疾病者,如果不想被藥物拘束一輩子,想獲得真正的健康,只有在飲食和生活環境,身心上返璞歸真。如果做不到這個要求,也就只有終身當藥奴的 份了。作者以實地經驗現身說法,對長期依賴藥物的人來說,是很好的借鏡,可藉自力擺脫醫藥對生命的束縛。
回覆↓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