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部修復】“復育”我們的大腦
陳永陵 2015-11-06
  • 前言

我是腦部重傷走過來的人,常常有人問我,我腦部嚴重的神經系統受傷,是如何在沒有透過開刀等西方醫療的方法下康復的。我以本文作為回應,同時提供有腦部受損需要幫忙的人參考。關於腦部受傷的調整我略分為兩個方向來討論,一是物質性的調整它包含我們飲食、生活用品、運動...,另一個也很重要的就是我們的心理調整,起心動念對腦部運作產生的影響。
  • 物質性方面

長期有跟我接觸的人都覺得我對食物、生活用品的挑選都很嚴格,但我認為這不是嚴格,而是我能夠生存的條件,能夠呼吸的條件(生病狀況的詳情)。減少石化污染的飲食生活環境對腦部修復的影響,我想從一隻無頭雞開始講起,1945年在美國,有一隻雞斷了頭還能存活18月生命韌度驚人,他們叫他麥克(紀錄影片)。牠雖然腦部受到重傷,但在七十幾年前那樣的環境,無論是飲食、水源等都沒有受到石化污染(只有極低微乎其微的量),腦部自我修復的機制才有可能;這是我自己一路上觀察的體會,石化對我腦部造成的嚴重傷害,因此減少石化的接觸,是腦部自我修復的重要基石。
另外我腦部在修復中,時常會有涎沫會分泌出來,麥克雞也跟我一樣,會有黏液從喉嚨分泌時常要人幫他清理,他最後死掉也是因為沒有及時清理黏液而噎死(紀錄影片的1:30)。
我早期不知道要盡量吐乾淨,差點也快要窒息,後來才知道最好搭配漱口,尤其在疲勞開車時。提醒腦部受傷在修復的人,涎沫不能吞,也不要擔心遭受異樣眼光,盡量吐出來,腦部才有辦法修復。(我現在口吐涎沫在白天比較頻繁,到晚上就比較不會才有辦法睡覺)。


攝於1989/11/20,改吃素一年多,已經比較能夠呼吸了。
  • 心理調整方面

有看我的生病介紹的人就知道,我在正生重病的時候,時常是呼吸困難的,非常的難過。那時候住台北陽明山行義路開車到山下,在短短的路程要休息很多次。有時開車途中休息高達四次之多。
這時我發現到心理狀態會嚴重的影響我的呼吸狀況,開車中有塞車等不順的狀況心理會煩躁,胸口一緊就呼吸困難。一沒有辦法呼吸就要找地方停下來休息。
慢慢的我就盡量調整我錯誤的心理反應,練習即便塞車還是任何不順的狀況發生時,不要產生煩躁不安的情緒,這樣我就可以只要休息個兩次就可以繼續上路。後來再搭配飲食改善的更徹底(有機自然農耕飲食),慢慢就不用休息了。所以腦部受到傷害的修復,不只是有物質條件的影響,也有心理調整的功課,要雙管齊下。
  •  綜合來說

很多人飲食各方面知道如何調整了,也多少有去實踐了,但心裡還是很恐慌不安,覺得不踏實的感覺,這是因為自己驗證不夠的結果。遇到問題問老師雖然得到了解答,但是實踐時沒有完整的去觀察驗證體會,終究內心還是不踏實,總會覺得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呢?老是進一步退兩步。
我認為,在實踐中有體會有理解的部分,要儘量的跟別人分享,這樣對自己會有好處的。因為在分享的過程中,你可以聽到別人有疑惑但自己原本以為已經理解但實際上不夠清楚的地方,做出更綿密的思考與觀察,路會走的更踏實自在。
或許還有人覺得,我們吃的東西要經過挑選還有生活用品、居住環境等,全部都要關照,生活會變得很不方便。加上我還有口吐涎沫,除了感覺很麻煩還要接受別人異樣眼光,這樣的生活會不會壓力很大。我想這也是腦部復原的一環,能夠體會到這是生命的必然運作,感受到的就不是壓力而是踏實;反之,遇到別人因不同經驗所產生的情緒反應,而我不能接受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時,就可能會因這樣的心境糾結而無法呼吸。這樣我能不快樂嗎?^_^
 
相關文章▼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