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復育】外來種的危害?! 從銀合歡生長情形和石化重金屬汙染的關係談森林復育
六和緣 2015-12-19
指導/陳永陵    編輯撰文/黃子春
  • 前言

外來種一般被認定會對本土環境構成危害,危害的方式大致上有三種,第一種是棲地競爭、食物排擠;第二種是掠食原生物種;以上兩種危害方式是屬於對本土物種的影響;第三種是直接造成人類的經濟損失。
身為外來種的銀合歡,的確對於本土的原生樹種會產生棲地競爭的壓力,一般的討論只是單單就銀合歡和本土樹種兩造的消長來說,假定兩者所適合的棲地是一樣的,而沒有考慮到棲地的條件,特別是土壤的狀況對於銀合歡的生長情形所可能產生的影響。一個已經飽合、健全的森林系統,銀合歡等外來樹種會有生存的空隙嗎?如果沒有,怎能產生危害呢?
一個朝向平衡、復育的環境,在生態多樣下銀合歡等外來物種能有強勢的發展空間嗎?因此,當一塊土地上,銀合歡等外來物種強勢佔據地表時,所反映的就是當地環境失衡,我們應該思考土壤環境狀況是不是產生了什麼問題?植物會選擇她適合的環境生長,是什麼原因造成一塊土地變成適合銀合歡大量生長的環境呢?
以下我們從六和緣所處之山區附近九個區域所觀察到的現象:不同的耕作方式、輕重不等的石化重金屬污染下的土壤,銀合歡的生長情況和本土樹種的復育狀況,由表面的現象來分析其背後所可能反映的真實究竟。
  • 編號1土地:

以前是慣行農作的梅子果園以及種植過甘庶、薑、香茅…等的農耕用地,六和緣在接手這塊土地之前,前地主已經停止耕作十年以上,我們剛承接時土地上長滿了銀合歡,占了70~80%的面積,而颱風過後將一半的銀合歡吹倒,壓到其他的原生種小樹苗,以致原生樹種不易生長;當我們以人工移除斜倒的銀合歡後,原生種小樹苗就長得很快。
之後持續以手工的方式砍除芒草、竹子、銀合歡和小花蔓澤蘭並且施用有機穀物和有機糖來復育土地,藉以培養微生物且吸引螞蟻、昆蟲和鳥類等來一同復育土壤並帶來其他的植物種籽來增加植物、生物多樣性。
當原生種樹木長至三公尺高後,砍除芒草、竹子、銀合歡和小花蔓澤蘭的工作一年僅需一次即可。
六和緣從之前的地主接手這塊土地後,復育時間已長達十年以上,土壤中殘存的石化、重金屬污染已經極低,目前已長有許多原生的樹木,銀合歡雖然還有,但是數量不多且在逐次地整理後樹幹也漸漸變細;編號1土地現狀如圖一所示。

圖一 ,2015/12/11
  • 編號2土地:

位於馬路上方,以前的土地使用情形不明,十餘年來路邊區堿一直處於崩塌的狀態,因此十多年來沒有農作的情形,雖然沒有特別有復育的作為,但是也沒有持續有石化、重金屬污染的累積,之前並沒有太多的芒草,兩年前道路施工的時候將地表土和地下土混合在一起,靠近馬路邊緣的區域使用有河川污染的砂石土及中形鵝卵石的鐵網蛇籠,以致靠近馬路的區域目前長了大量的芒草,但是銀合歡的數量極少,而此區域靠近山的上方處有雜木林可供鳥獸棲息,鳥獸食用雜木林的果實後會將種籽帶下來,因此目前此區已有山黃麻、血桐、水麻…等樹木生長,如圖二所示。

圖二 ,2015/12/11
  • 編號3土地:

編號3土地與編號2土地隔著一條馬路,編號3土地位於馬路下方,以前是以慣行的方式種梅子樹三十年以上,雖然也已經十多年沒有農作,但由於位處馬路下方,且在修馬路的過程由其他地方帶來城鎮各類污染物及農藥殘留較高的砂石土,十餘年來前後共修了五次以上,運來上千噸受污染的砂石土,以致此地區的石化、重金屬污染較編號2土地還高,而目前的土地上長了不少的芒草和銀合歡,銀合歡的數量也較編號2土地上的要多出許多,如圖三所示。

圖三,2015/12/11
  • 編號4土地:

兩年以前是以慣行的方式種植水稻,兩年前將有污染的表土挖除4/5移至規劃作生態池的區域底部,以人工除草且施用有機穀物和有機糖來復育土地已有兩年,生態池的底部有增加三~四倍的有機穀物和有機糖的用量以形成轉化降低重金屬的機制,而生態池周邊地上有以人為方式種植茄苳等原生種樹木。目前土壤中仍殘留有些許的石化、重金屬污染,土地上主要長有芒草、大花咸豐草等草本植物,且已有相思樹、桑樹在此地自行生長,而銀合歡的數量很少,如圖四所示。

圖四,2015/12/11
  • 編號5土地:

以前為從事慣行農作的水稻田,兩年前開始從事土壤復育的工作,施撒有機的穀物和有機糖,田區裏的草一年砍三次,銀合歡的小苗在砍草時也一併整理掉了,即便上方處(編號7土地)長滿了銀合歡,但此區的銀合歡也很難發現,大多是芒草,目前土壤中仍殘留些許的石化、重金屬污染,根據我們的經驗,土壤的石化、重金屬污染是會隨著復育的進行逐年的降低,大概要持續復育八年~九年,土壤的條件才可以達到自然農耕的標準;目前的現狀如圖五所示。

圖五,2015/12/11,編號5土地現狀及編號6~8土地的相對位置
  • 編號6土地:

編號6土地是編號5土地旁邊的走道(相對位置見圖五),跟編號5土地一樣復育了兩年,以前可能有的主要污染就是除草劑,但較不會有化肥、農藥的污染,雖然沒有特別去作復育的作為,但是土壤中的石化、重金屬殘留不會像編號5土地那麼多,雖然有銀合歡,但數量很少,且已有多棵構樹及其他樹種進駐,如圖六所示。

圖六,2015/12/11
  • 編號7土地:

編號7的土地位於編號5土地的上方(相對位置見圖五),以前租地的農民用慣行的方式來種植薑和其他蔬菜,從圖七我們可以看到以前噴灑除草劑後令人怵目驚心的樣子,除了一般施用化肥、除草劑之外,由於一般種薑是用重肥重藥的方式,在種植時會將好年冬粒狀農藥埋入土裏以防止地下的所謂害蟲,除了化肥也往往會使用雞糞肥,而根據研究資料(參見為了降低成本,一起葬送的生命韌度!)一般雞糞肥往往含有重金屬,也因此編號7的石化、重金屬污染比起編號5的情形更為嚴重。
此區在復育的兩年期間,僅在一開始時砍過一次草,目前長滿了密密麻麻的銀合歡,樹圍多不到10公分,一叢銀合歡裏面,間距少則不到1公分,最多也僅10幾公分,不同叢之間距離多不滿100公分,近距離的現況如圖八所示。

圖七,2013/05/30,編號5土地(下方)和編號七土地(上方)以前的利用情形

圖八,2015/12/11,編號七的現況
  • 編號8土地:

編號8的土地位於編號7土地的後方(相對位置見圖五),目前仍有別人以慣行的方式種薑和其他蔬菜,如圖九所示,此區域的石化、重金屬污染想當然爾非常之高,目前雖不見有銀合歡的存在,應當是人為耕作的過程中跟雜草一併被清除了,然而一旦此地一休耕,銀合歡可能會大舉入侵,如編號七的情形一般。

圖九,2015/12/11,編號8土地現況
  • 編號9土地:

目前仍是慣行耕作的梅子園,仍然有施用肥料、農藥、除草劑,土地上寸草不生,在人為的砍除下所以不見有銀合歡的存在,然而在慣行的農作方式下,土壤中的石化、重金屬污染一定很高,現況如圖十所示。

圖十,2015/12/11
  • 綜合比較

我們對比編號7~9土地,編號7土地以前就是如編號8土地一樣的耕作方式,地理位置也在附近,一旦編號8土地像編號7土地一樣停止耕作後,銀合歡就會長滿地面,如圖十一所示;同樣的,編號9土地的梅子園若停止耕作,也會變成佈滿銀合歡的情形。

圖十一,編號7土地停耕後的演變

我們將以上九個區域的情形整理為下表,從中我們可以發現銀合歡的生長情形跟土壤中的石化、重金屬污染有關,污染越高,若無人為砍除的話,則銀合歡的生長越旺盛。因此,若要減緩銀合歡的長勢,首先需先停止繼續對土壤投入石化、重金屬污染,再來以手工的方式砍除,並且保留原生的樹種。

表一 ,不同土地利用方式、石化重金屬污染與銀合歡的生長關係

 
  • 結語

銀合歡等外來物種蓬勃生長是一種「病徵」而不是「病因」,這病徵只是土壤環境失去平衡的外在表現,這現象反映的是我們的土壤環境受傷了,而傷害土地的卻是由於人類以不適當的耕作方式(詳見表格)所造成的,並不是銀合歡等外來種所造成的危害。
銀合歡的生長可以視為土地在進行自我療癒的一種排毒現象,藉由銀合歡的地下根將土壤中的污染抽離地底,當土壤中的污染進一步降低後,也才可以有適合本土樹種的生長條件。
然而由於銀合歡的生長過於強勢,會排擠本土樹種的生存空間,因此當一塊土地的污染已經降到適合本土樹種生存時,土地上如果已經被銀合歡所佔據,則亦不利於本土樹種的生長,不得已在從事森林復育時,我們仍然要以手工的方式砍除銀合歡,由於銀合歡的生長速度極快,經驗上一年要砍三次,持續砍兩年長勢才會下降,尤其在其結果莢前砍除可以避免進一步擴散。
而銀合歡的生命力亦相當旺盛,樹圍大者砍除後亦不會馬上死去,可持續存活5~6年,而當斷頭切面的80%腐爛時則不會結果,但仍活著,繼續協助土壤排毒並穩固土坡,而在她依然存活的這五、六年間也可讓原生樹苗有充裕的時間漸漸長大;銀合歡若太早死,一時沒有其他樹種接替,土地也會有崩塌的問題。
六和緣入口處有一棵已斷頭的銀合歡,砍除十多次,雖然目前樹幹傷口處已腐爛,仍然活著,如圖十二所示,而她的下方處已長了7~8公尺的相思樹和2~3公尺的白匏子等樹種,如圖十三所示。因此,當我們在砍除銀合歡時,心中並不是帶著恨意,而是感謝她為我們療癒了土地,當她退位後,其他的本土樹種也因此能有生長的條件和茁壯的空間。

圖十二, 六和緣入口處斷頭後仍存活的銀合歡,周邊有原生樹苗

圖十三,斷頭的銀合歡下方已長了2公尺以上的其他原生樹種
 
相關文章▼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