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本能原始感知(Primary Perception)
六和緣 2018-04-28

美國科學家巴克斯特1966年研究發現:植物也是有感知的
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在1966年開始他的實驗。他曾在CIA(美國中情局)工作過,原先從事催眠相關活動,後轉往測謊領域發展,並醉心於測謊機及其技術的研究。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他靈機一動想測辦公室裡的龍舌蘭接上測謊機會有什麼反應?因而展開了一系列辦公室龍舌蘭的實驗。
其中有一次,巴克斯特當時想用火來燒它的葉子看看是否會有所反應,但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連上龍舌蘭的測謊機就有了劇烈的反應!而這個反應與人類在感到恐懼時的圖形非常接近,他感到非常的訝異,緊接進行了一連串植物的感知試驗,確認到植物是有感知的;他們會有恐懼的反應,並且可以透過意念接收到他的意圖做出回應。

 
▲ 巴克斯特與與他的實驗
​​第二集  第三集
 
植物有感知會害怕受傷害,所以有人說:「那是不是就不能吃了?」
的確,陳永陵發現植物並非總是願意讓我們吃的。稚嫩的葉子、開花時的植株因為都攸關植物生存的關鍵,成長與繁衍後代,他們通常並不樂意讓我們使用。我們做了個實驗讓大家更了解,用能量錘與壓手到田裡實地測試,發現到開花與嫩葉並不樂意讓我們食用,但是成熟葉願意。
 
為什麼成熟葉願意讓我們使用呢?因為成熟的葉子接下來就是接近凋零,對植株整體來說已經沒有這麼攸關生存,而且符合他的代謝循環,植株的營養水分會轉往供給給嫩葉枝枒。這點在觀察台灣土山羊時特別容易理解,山羊最喜歡吃的食物就是成熟甚至是剛從樹上掉下來的樹葉。

陳先生敘說:「古人在生活,有時因為治療病情,會使用到葉的幼芽。採集藥草者,在古代書中提到,他們可以探測到植物的氣息、人類氣脈、外形、顏色、溫度等等--這大多是依照人的需要而採取。但植物不願被使用部分,其實他們不會全面採取,大部分我們所知的的古老研究、製作者都會考慮植物的生長、健康因素,只大約用30~100分之1,以減少傷害。採用後、古人也知道不可以馬上被人使用,仍須經發酵、各種加溫、煉製、壓、揉等多次不同制作手法。這是以人類須要治療為考量,但用量不多!並不會造成生態機制錯亂嚴重影響。反觀現代農業、製藥,沒有將前人的智慧、對待生命方式留下,只有想要快點解決自己不要的症狀,只會愈來愈觀察不到相關資訊。」

 
 
山羊也感受得到植物的感知(情緒)波動?
我們發現到山羊在林間覓食時並不是隨意的亂吃,或不分青紅皂白的全部通吃,他是有所取捨的。從我們的紀錄片中可以看到,母羊在剛生下小羊後願意吃一些山A菜或月桃而沒有生產的公羊則不想吃(因為他感知道他身體不需要)。
我們也觀察過山羊喜歡吃樹上直接掉下來的成熟葉來吃,也尾隨過羊群的後面,發現他們並不會把整株植物吃掉,只會吃掉部分讓植物可以繼續生長。而且每隻羊會依自己身體當時的需要揀選食物,大家並非是吃一樣的東西。
天然的落葉、落果是植物最自然願意讓其他生物使用的時候,因為他已經結束了原本的任務(成熟葉)或是要繁延後代(成熟的果實)。健壯的植物只有一部份願意,其他不願意的部分羊也就不會去吃。
陳先生有一次茶杯放在龍眼樹下,龍眼正在開花,花就掉到杯子裡面。陳先生觀察到這花對左肺有舒壓、橫結腸運作也有幫忙,就把他吃下去。但是如果是採下來的,有些花還沒完成他生命歷程的功能,他不樂意讓你採,即便是同一棵樹同一季的花,不會有這樣的助益,反而會有害。
陳先生說,有時候觀察草藥時會更細微,什麼時候適合吃什麼時候不適合,每個人適合的並不一樣。譬如說你剛吃飽肚子不餓去測試,即便葉子是願意讓你吃的,但你的能量錘測出來會是逆旋轉,因為你不適合現在吃。
 
一般人也能感受到植物的波動嗎?
原始感知的反應是存在於所有的生物體的包含雞蛋、昆蟲、微生物(參考「植物,也有情绪」,出版社:博大,出版日期:2006/04/01),甚至是人體的細胞。陳永陵認為生物與生物間的波動振盪是所有生物與生俱來的,從最粗淺的動物知道哪些植物有毒不能吃並不是因為他媽媽教他的,而是他的身體的細胞跟植物的振盪,讓他知道這個植物有毒不能吃;到前段講的植物的哪個部分適合他吃,哪個部位他們不樂意。
這樣的覺察應該是所有生物生存在地球上的原始本能,許多古代的藥師與先賢都具備這種本能,如唐朝藥王孫思邈研究中國各地草藥特性撰寫千金翼方。但我們現在大部分的人卻喪失了這種能力。
今天因為石化汙染、整體人類生活環境的改變讓我們感知的能力鈍化了。陳永陵發現,生活越是遠離地表生態系統的人,對自然界的感受能力越差;平時生活食用及使用大量石化物質的人,一般農藥化肥的青菜水果、大量人工合成的食品飲料醬油...都讓我們細胞外面像包了一層保鮮膜(血液實驗可以看到),絕緣了與其他生物體振盪溝通的機會。


 
 
透過傅爾電針、能量錘協助我們找到生物能量的真實訊息
陳永陵先生有觀察生物波動的能力,也因為有這樣的觀察能力累積了很多寶貴的經驗,然而很多人卻沒有這樣的機會感受到(依不同人可能有層度不一對波場感受的能力),所以25年來陳先生透過傅爾電針及能量錘等設備讓更多人能親身體驗到生物能的訊息。
傅爾電針源自於中國骨脈學,量測的是骨膜的電位差與受測物的關係如食品或藥品,所測的穴位點有上百處,由德國醫師傅爾博士所發明(我們會另外寫一篇作介紹)。能量錘是透過銅棒的傳導讓我們身體與受測物的振盪反映出旋轉的型態給我們看,詳見能量錘介紹
前陣子李經偉有做個實驗,測試18年沒有石化污染的農場土地的香蕉樹與持續有在用除草劑的梅子園,一隻手摸著香蕉樹測試傅爾電針,發現指數都是接近最正常平衡的50,能量錘測試也是正旋轉(表示適合);而摸著噴除草劑梅子樹與土地的傅爾電針指數很多都只有十幾(表示細胞極度衰竭)、或是有偏墜現象(發炎然後再衰竭)。
 
聽生物本能的訊息而行,有健壯的身體
陳永陵25年來,依照著對生物能波動的觀察,輔以傅爾電針、血液顯微放大等方式的佐證,改善生活作息與飲食,身體逐步的健康起來。雖然年紀越來越大但是跟過去生病時候比較,現在反而更加健康。心臟運作正常、牙齒神經健康、血液細胞型態正常、腦神經也正常運作。
吃植物願意讓我們吃的食物會有健康的身體,在山羊身上也看得見,毛色光澤油亮,母羊一次生養3隻小羊仍有健壯的身體與豐滿的乳汁;小羊也很健康僅僅出生7天就能從山上衝下來,非常健壯有力。
一般養羊的人說他們的羊在初生的前一個月,腳都還非常軟沒有力氣容易受傷,一受傷很容易就感染死掉。他們養羊是圈養無法讓羊群自由地覓食,買草料打抗生素,喂基改玉米大豆飼料...等重石化的飼養方式。
 
擺脫錯誤的慾望幻想,才有改變的機會
現代台灣社會的普遍飲食都充斥著跟圈養的羊一樣,高石化汙染的飲食與不適合細胞的生活環境。這些羊並非樂意這樣活著,只是我們就提供他們這樣的生存機會,所以他們沒得選擇。
但我們現在很多人都有得選擇,為什麼還是覺得這些高石化汙染的食物好吃呢?有很多原因,有些是我們小時候飲食習慣養成了,對於好吃的記憶被輸入到了大腦;還有社會文化對於美食價值觀的塑造,都形成我們食物選擇上無形的圍欄。更有甚者,一些食品中透過加工的添加或烹飪方式對腦部形成一種類似毒品的迷幻效果,欺騙了我們腦袋。讓我們忽視了身體的聲音。
請嘗試跳出對食物的好惡判斷,依循身體細胞(及與我們共生的微生物)的真實聲音來吃,身體的健康才有可能、健壯的下一代也才有可能。
下一篇會介紹癌症,癌症其實並不是叛變的細胞,它是人體正常的生長細胞,但是對我們吃錯的東西做它必要的救急反應。

 

  • 本文標籤:
相關文章▼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