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早期烏腳病、痛痛病所造成劇烈痛苦帶來的啟示
六和緣 2018-07-27
        翻開流行病學的歷史紀錄,會看到早期台灣及日本曾經流行過一些駭人聽聞的疾病,這些疾病的患者承受極巨烈的痛苦。先人努力研究,去了解這些疾病的症狀、產生的原因以及當時他們所能做到的最佳處理方式。這些珍貴資料記載患者巨大的痛苦,是否告訴我們什麼訊息?我們能不能避免再次承受這麼大的苦楚?

「痛」到放棄求生

        烏腳病的組織壞死過程,從五個月到兩年,過程又漫長又極度疼痛,最後腳趾、腳掌、小腿、膝蓋整個如木炭般,一節節剝離,雖壞死組織剝落,還是很痛。因為死時屍體不全,又被稱為分屍病。而且影片中採訪的文史工作者提到,病人見不得光,因為患部照到陽光,或是氣溫過低,都會產生劇烈痛處,又刺又癢又痛,而且還會散發出如死貓的屍臭味,因此很少有單位願意收容烏腳病患,就連坐在街旁都會被人吐口水,受到歧視。患者承受身心極大的苦楚,是我們可以想像的。

        痛痛病給患者帶來的苦痛也是難以言喻,這種病延續一段時間後,全身各部位都神經痛、骨痛尤烈,進而骨骼軟化萎縮,以致呼吸、咳嗽都帶來難忍之苦,因而自殺。痛痛病是鎘中毒引起的,患者手足疼痛,全身各處都很易發生骨折。得這種病的人都一直喊著「痛啊!痛啊!」直到死去,所以被叫做痛痛病。


 

下面兩篇文章(註1)(註2)為網路上所摘錄之研究,大家可參考閱讀。
 

當時(民國四、五零年代)的環境及人體狀況

         陳永陵先生回憶起兒時,當時工業還不那麼興盛,大多數人都是務農,農藥也尚未普及,更不用說輻射、電磁波的影響。人們當時生活用品、清潔劑,也都吻合地表生態運行狀況,體質十分強健。 陳永陵先生說到:「我曾經做過批發米的事業,常在華山、松山轉運站進出貨。有五十幾歲到七十幾歲的搬運人員,可以輕易抬起九十公斤的台灣米,或一百公斤的泰國米。一天搬運一百到兩百包,需扛著走平地三十到三百公尺,也沒有彎腰駝背的狀況、沒有骨質疏鬆的問題。年輕人更不用說了,一天可以搬運兩百包以上,搬運到三樓或七樓。這是他們每日生活的工作,很多人都工作將近三十年。」

        各方面條件正常的前提下,若是較不適合地球表面生態機制的狀況出現(例如戰爭的各種彈藥污染的地區;死亡人數太多的亂葬崗下游;突然大規模的砍伐森林、開採礦物;又或是像烏腳病例子中,居民因為居住沿海地區,為了取得淡水而鑿了深度一百到兩百八十公尺的水井,比正常井深了三十至八十倍,而挖取到砷含量過高的地層),人體無法適應,會把這些不正常的存積物聚集在一起,避免這些不適宜身體的物質游走在血液,而漫布全身,並會產生類似排毒的反應,把存積物向外推送。例如烏腳病聚集在下盤、四肢,影片中可看到,截肢後的患者,生活起居都可以自理,可以用竹凳當義肢行走,還可以編竹蓆維持生計。不像現代的末期病患,生活起居都要有人照顧,無法行走,只能坐輪椅,需要人餵食、處理大小便,甚至翻身、吐痰都得仰賴他人協助。另外如早期台灣流行的「大暗圭」(大脖子、甲狀腺腫),也是不適宜身體的物質聚集在一處的明顯例子。
 
        所以台灣早期居民,發生不正常的症狀時,比較容易檢測,也因為環境因素較為單純,較容易調整身體導回正常。而且上述這些疾病,只是極少數的例子,大多數的人到老都很健康,不常聽聞那麼多的慢性疾病、各種中風、帕金森氏症、憂鬱、躁鬱症、妥瑞氏症等等,人們在生老病死的過程,較不會受那麼多的苦,臨終前的辛苦也不會延續那麼久。


 當時先人如何解決問題?

        
當時因為台灣西南沿海烏腳病流行狀況嚴重,許多具有民胞物與胸懷的醫療人員、研究學者,不畏當時不確知疾病是否會傳染,也不畏烏腳病潰瘍及壞疽令人懼怕的狀態及氣味,前往救治及調查。發現當地較深的井所取得的水,含有許多重金屬,其中砷的含量高出標準一百倍以上,專家普遍認同這就是造成烏腳病的原因。

         陳拱北先生便提議架設自來水管,以讓民眾使用乾淨水源,成效顯著,大量降低該地區烏腳病的發生機率。也因為台灣這一群認真的醫學學者,為了拯救自己同胞而進行的研究,對砷的了解較世界先進,美國引用台灣的研究數據,重新訂定飲用水的砷含量標準,由原本的50ppb降為10ppb。


現代的我們,要注意什麼?

        
因為時空背景的變換,地球表面生態因為人為活動劇烈改變,這些前人的經驗,在現代的我們要考慮的是更多元、更延伸的各種因素。比如架設自來水管改善人民生活,當時的條件是水源潔淨,而現在的水源比以前複雜,區域內農田農藥肥料、工業廢水、民宿及住宅使用化學清潔劑的排放水……。現在政府正努力大量降低這些問題,但之前已經存在的建設要遷移有一定難度,我們也不確定是否針對上游清潔劑使用及廢水排放有明確規範。因此,我們很難確知現在取得的水受否正常。

         烏腳病流行地區的井水中,也不只砷一種重金屬,其他重金屬人體受得了嗎?而這些重金屬或其他物質,安全的檢測值又是誰來訂定?低於數值就一定安全嗎? 又比如當時流行的「大暗圭」,陳拱北先生發現是由於台灣人民普遍缺碘,因此推動在食鹽中加碘,當時有效降低該症狀發生情形。而現在因為海洋的污染及塑膠大量充斥於地表環境中,食鹽內有沒有不適宜人體的物質呢?


現代農產品中的重金屬含量:參考中興大學研究報告


        因六和緣都是以草來當作肥料,因此我們用草的檢測數值,與一般禽畜糞便堆肥及有機肥料容許標準來比較。
 
        大家可比較造成烏腳病的砷、造成痛痛病的鎘以及鉛(註3)這幾種重金屬,在一般農用禽畜糞堆肥含量、有機肥容許標準、以及六和緣土壤檢測報告的數值。
  ppm ppm ppm
禽畜糞堆肥 無檢測 0.1~122 1.3~442.9
有機肥容許標準 50 5 150
六和緣土壤檢測 >0.00104 >0.00245 >0.01
 
彼此間倍數關係比較
  ppm ppm ppm
禽畜糞堆肥與六和緣 -- <48~49000多倍 <130~44000多倍
有機肥容許標準與六和緣 <20000多倍 <2000多倍 <15000倍
 
        大家應該很清楚,重金屬一旦進入人體,很難再排出,會不斷在體內累積。有前人烏腳病及痛痛病的例子,我們可以推論,當我們吃進五萬倍的鎘時,身體就有可能會多五萬倍的疼痛。因為重金屬是累積的,累積到一個量才會痛,所以什麼時候痛感才會經由神經系統讓腦部知道;而且可能與其他人體有負擔的物質中和在一起,產生各種綜合的疼痛,或是神經、肌肉不自主的抽慉或僵硬(註4)

        另外當我們施肥時,若不留心,可能害別人承受萬倍以上的痛苦!而這些都還只是三種重金屬的數據,其他我們人體不合適的許多物質並沒有檢測,例如戴奧辛、使農作物快速成長的化學藥劑、工業排放的化骨水……。這些都是其他未知數,可推估累積的不正常物質高出百萬倍以上,痛苦也是百萬倍以上!

        我們要找到可以送入口中的食物或生活用品、清潔劑等,竟然如同豪賭、踩地雷一般,賭輸了就要賠上我們的健康,承受難以言喻的痛苦。其實我們也堵上了整個生態中所有我們知道或不知道的動物、昆蟲、微生物、植物......的健康,甚至賭上他們的生命。他們或許因為我們的行為,而承受難以言喻的痛楚,我們不得而知。


檢驗及把關的重要

        面對目前這些種種因素交織的局面,我們愈來愈難判斷什麼是適合我們身體的,大家會感到恐慌。我們接觸的許多朋友,都希望陳永陵先生能夠為他們把關、檢驗日常生活食衣住行的物品,以避免增加自身及環境的痛苦。秉持真誠面對的標準,要確保東西真正對人體有益,必須通過種種檢驗(農地實際探勘、土地土壤、水源、肥料各種重金屬及有毒物質檢測;血液實驗:血糖、血壓、血球……;心律、血壓測試、氣脈、傅爾電針測試、能量槌……)。測試需要大量時間、器材投入,也需要培訓誠實的檢測人員還有紀錄、整理資料的人員,甚至會需要做前後對照的實驗。

「歡喜做憨人」--王金河

         這是烏腳病之父的名言。他在當時尚不清楚疾病狀況,勇敢的去幫助受苦的患者,免費替那些無人照料或是極窮困的患者診治。親自為患者清創、夾除蛆蟲、截肢,甚至當病患過世時,親自替他們清洗大體、釘棺材、抬棺上山去埋葬。這些點點滴滴,完全出自對人的關懷,真的觸動人心。

        而這也是筆者在六和緣所看到的精神。在還沒人這樣復育生態、致力追尋整體生態機制平衡的生活時,勇敢的去開創。目前我們可以信任、安心使用的產品,也都是通過這些人無償的服務、檢驗、把關,讓我們能免於擔憂。

        未來大家需要一起努力,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有技術的出技術。若是一直等待,我們想要遠離痛苦、追求幸福,將難以達成。大家不要再沈默,出聲表達願意承擔什麼,推行能更快更好,更容易讓大家找到能安心使用、食用的產品。希望與各位尊重生命的朋友,一起開創健康祥和的生活。

 

(註1)烏腳病:
  • 症狀
        1950年代末期,在台灣西南沿海的北門、布袋、學甲和義竹等地區,開始出現烏腳病。烏腳病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症狀,只有因肢體末端血液循環不良,而出現的手腳末端有冷、麻感覺,以及將手、腳抬高一陣子,指尖和腳尖就變成白色的徵候。另外,一般人手腳如果碰到尖銳的或是熱的東西,就會很快地縮回來;但是烏腳病患者因為手腳末端的末梢神經受到破壞,因此缺乏這種反射動作,使得四肢末端特別容易受傷而發生潰瘍。 一般人潰瘍通常很快就會好,但是烏腳病患者的潰瘍卻不容易痊癒,而且會慢慢擴大、變成黑色壞疽,然後繼續往上延伸。當地人稱烏腳病為「烏乾蛇」,這是很傳神的名字,「烏」指的是壞疽的顏色;「乾」是指壞疽部位不會流出血水;「蛇」則是指壞疽會從四肢末端往上延伸。由於患部極度疼痛,有些人甚至會因無法忍受而仰藥自殺。烏腳病的臨床變化與糖尿病末期的周圍血管疾病相似,它的病理變化包括「血栓血管炎栓塞」和「動脈硬化栓塞」,造成血液無法流通,而使肢體呈現烏青壞死的現象。在當時,這種病的唯一治療方式,就是截肢。
  • 肇因
        在西南沿海烏腳病流行鄉鎮的居民使用兩種井水。一種是大約只有3~5公尺、可 以直接用桶子取水的淺井,取出的水比較鹹。另一種是深約30~100公尺、與地下水層接觸的深井,取出的水是淡水,因此當地人大多飲用這種井水。陳拱北、曾文賓和吳新英等教授調查發現,喝深井水的人特別容易得到烏腳病,而喝淺井水的人則否。進一步分析深井水和淺井水的差異,發現深井水的砷含量特別高。他們同時還發現,喝深井水的人,皮膚上會出現雨點狀的黑斑,黑斑之間還可發現皮膚癌,飲水的砷含量和皮膚癌有劑量效應關係。
  • 其他危害
        除了烏腳病和皮膚癌之外,砷也與人體內臟的癌症有關。我在1985年開始發表論文,報導砷會引起內臟癌症,包括肺癌、腎臟癌、膀胱癌、前列腺癌等,一開始有許多人還表示存疑,後來在智利、阿根廷、蒙古、美國等地也有相同的發現。由於台灣對砷中毒的研究最完整而深入,促使美國引用台灣的研究數據,重新訂定飲用水的砷含量標準,由原本的50ppb降為10ppb(1ppb為10億分之一)。
         我們進行長期研究,嘗試驗證一個假說:「如果砷會引起動脈硬化,應該不只局限在周圍血管。」過去,葉曙教授在從事烏腳病研究時,發現烏腳病患有嚴重的全身性動脈硬化;他從烏腳病患者的屍體解剖調查發現,一位30歲病患的動脈硬化程度,比非烏腳病流行地區的65歲老人還要嚴重。由於血管是相連的,如果手腳的血管會硬化,那麼心臟以及腦的血管也可能會硬化。後來我們確實發現,砷和缺血性心臟病及腦中風等也都有劑量效應關係。
        既然砷會引起動脈硬化,那麼糖尿病和高血壓這兩個動脈硬化的危險因子,是否也和砷有關係呢?在1994和1995年,我們發表兩篇研究論文,分別指出砷也會引起糖尿病和高血壓,當時全世界都沒有相關的文獻發表,直到2000年以後,孟加拉和瑞典才陸續有相同的發現,砷不但會引起糖尿病與高血壓,還有顯著的劑量效應關係。砷和其他重金屬不同,例如有機汞會累積在神經系統,而鎘則會累積在骨頭與腎臟,但無機砷進入人體後,大約兩小時後就會遍佈全身。由於砷會廣佈在身體的各個器官系統,因此在身體各部位都可能造成病變,我們的研究也顯示,除了烏腳病、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腦中風及各種癌症外,慢性砷中毒也可能引起白內障、慢性支氣管炎、神經行為發展遲滯等病變。
以上文章摘自:從台灣的砷經驗,展望世界未來,撰文/口述/陳建仁(台灣大學流行病學研究所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

(註2)痛痛病(骨痛病)
  • 症狀
        1931年起,日本富山縣神通川流域出現了一種怪病,使許多婦女自殺。論經濟、家庭、人緣,她們都無可挑剔。為何自殺呢?是由於得了骨痛病,表明痛得厲害,用一個痛字還不足以形容。 這種病一開始是在勞動過後腰、手、腳等關節疼痛,在洗澡和休息後則感到輕快;延續一段時間後,全身各部位都神經痛、骨痛尤烈,進而骨骼軟化萎縮,以致呼吸、咳嗽都帶來難忍之苦,因而自殺。痛痛病是鎘中毒引起的,患者手足疼痛,全身各處都很易發生骨折。得這種病的人都一直喊著「痛啊!痛啊!」直到死去,所以被叫做痛痛病。
  • 肇因
        痛痛病是由重金屬鎘所造成的病症,亦是電鍍、化工、金屬工業廢水污染所造成,患者全身關節無故疼痛,在日本首先發現此症狀,經過十三年才証實禍首是鎘,也與水污染有關,是一種慢性疾病。 為什麼重金屬鎘會跑到農地裡?鎘經常用來作鎳鎘電池、染料、塗料色素及塑膠製程中的穩定劑。這些工廠所排出的廢水若未經妥善處理,而逕行排入灌溉渠道,就會使農地受到鎘的污染。這些鎘經農作物吸收,就長出鎘米,鎘菜、鎘水果了。 被鎘污染的農作物,吃進人體後,大量的鎘會沈積在肝及腎,而引起貧血、肝功能異常及腎小管功能受損。腎小管的功能受損後會使較小分子的蛋白質及鈣由尿中流失,長期就會引發軟骨症、自發性骨折及全身到處疼痛,這就是所謂的痛痛病。 鎘中毒後沒有解毒劑,沒有任何有效的根治方法,只能針對病痛的症狀給予支持性、治標性的治療。患者的痛苦可是一輩子無法解脫的!
  • 鎘米與痛痛病
        農委會藥物毒物試驗所發現,雲林虎尾有兩處農地稻米含鎘(Cadmium)量超過食品衛生標準,也就是說,長出了鎘米,引起了社會大眾的恐慌。但是,很多人仍然不懂,鎘米是什麼?有那麼可怕嗎? 鎘米是新品種的改良米嗎?不是!它是指由受重金屬「鎘」所污染的農地長出來的稻米,這些稻米含鎘量過高,吃入人體之後,會累積在人體,引起一些難癒的病痛。
        最糟糕的是,它的半衰期長達10-30年! 台灣鎘米事件,是作電鍍、鎳鎘電池、染料、塗料色素、煉鋅、塑膠穩定劑工廠排放廢水至灌溉渠道污染農田所致。鎘較其他重金屬容易為農作物、蔬菜、稻米所吸收。 在鎘污染區,因長期食用鎘鉛污染的蔬菜、稻米、地下水而導致慢性鎘中毒,容易發生腎小管傷害、軟骨症及痛痛病症狀的產生,大部分的鎘被貯存在腎臟中,太多的鎘堆積,會造成近端腎小管損傷,低分子量蛋白質、鈣質等由尿中流失,長久易形成軟骨症及自發性骨折引起一些難癒的全身痛痛病!鎘累積在人體半衰期至少20年以上。
           所以,農委會及環保署的官員們要加強防制重金屬對環境的污染;相關廠商要有良心,不要任意排放含重金屬的廢水;農民們也要拿出良心,不該把含鎘的稻米惡意出售吧?

(註3)鉛對人體的危害:
        鉛進入人體后,除部分通過糞便、汗液排泄外,其余在數小時后溶入血液中,阻礙血液的合成,導致人體貧血,出現頭痛、眩暈、乏力、困倦、便秘和肢體酸痛等﹔有的口中有金屬味,動脈硬化、消化道潰瘍和眼底出血等症狀也與鉛污染有關。小孩鉛中毒則出現發育遲緩、食欲不振、行走不便和便秘、失眠﹔若是小學生,還伴有多動、聽覺障礙、注意不集中、智力低下等現象。這是因為鉛進入人體后通過血液侵入大腦神經組織,使營養物質和氧氣供應不足,造成腦組織損傷所致,嚴重者可能導致終身殘廢。特別是兒童處于生長發育階段,對鉛比成年人更敏感,進入體內的鉛對神經系統有很強的親和力,故對鉛的吸收量比成年人高好幾倍,受害尤為嚴重。鉛進孕婦體內則會通過胎盤屏障,影響胎兒發育,造成畸形等。 


(註4)陳永陵先生分享他曾經遇到的類似情況:在他發病後約一年,當時他積極運動,想調節身體狀況。一天他在中影游泳池,跳水時症狀發作,身體突然僵硬、四肢無法動彈,幸好他平時擅長漂泳,心情不是太緊張,就保持閉氣,漂泳一分鐘以上,觀察身體會不會恢復。幸好症狀有稍微減緩,才可以活到今天。
  • 本文標籤:
相關文章▼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