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千年的KOGI(柯吉人)生活方式,很像六和緣的發現,現代人如果想減少疼痛,可以朝這個方面去努力
六和緣 2018-07-27



  The Kogi Mamas have remained isolated from the rest of the world since the Spanish Conquistadors came to plunder South America for gold. In order to preserve their traditional way of life, they rarely interact with the modern world or with outside civilization. Outsiders are not allowed inside their ancestral lands. The Kogi Mamas say that the balance of the earth's ecology has been suffering due to the modern-day devastation of resources by Younger Brother. The Kogi Mamas in turn believe that their work as Elder Brother is instrumental in helping to prolong and protect life on earth. In a desperate attempt to prevent further ecological catastrophe and destruction, the Kogi Mamas broke their silence and allowed a small BBC film crew into their isolated mountaintop civilization to hear their message and warning to Younger Brother. The subsequent messages and warnings were voiced in the documentary The Heart of The World: Elder Brother's Warning. After the documentary was filmed, the Kogi Mamas returned to their work in isolation and asked outsiders to not come to their land.

        自從西班牙人到南美洲掠奪黃金起,科吉人就一直過著與世隔離的生活。為了保存他們傳統的生活方式,他們很少與現代化的社會或是外面的文明互動。外界人士不被允許進入他們祖先的土地。科吉人的Mamas(靈性修士)説:「地球生態系統的平衡已經一直在受苦難,因為「我們年輕的兄弟」(科吉人對外界文明的稱呼)現代世界對資源的蹂躪。科吉人的Mamas因此相信他們身為兄長的職責是促進幫忙延長及保護地球上的生命。

        科吉人迫切嘗試要避免可預知的生態大災難及毀滅,他們打破沉默,並允許一支BBC小型拍攝團隊進入他們孤立的山頂文明,去聽取他們要傳達的訊息及對「年輕兄弟」的警告。這些資訊被收錄在The Heart of The World: Elder Brother's Warning這部紀錄片中。影片拍攝完成後,科吉人恢復他們與世隔離的生活作息,並請外界人士不要到他們的土地。

The Kogi soon realized that their message and warning had not been heeded by Younger Brother, and instead, as they had predicted, many catastrophes occurred and the natural world continued to be devastated at an even more rapid pace. In turn they contacted the same filmmaker twenty years later to give one final message. This became Aluna, a documentary made by the Kogi Mamas themselves in which they give a second warning and say that they have chosen to share their secret sciences with Younger Brother so that Younger Brother can help change the world for the better.


        科吉人很快了解到他們的訊息及警告並沒有被他們的「年輕兄弟」放在心上,而就如同他們所預言的,許多大災難發生,自然持續被摧殘,而且以更更更快的速度。因此,他們又再次聯絡二十年前同一位影片製作人,給予最後的一則訊息。這些收錄在由柯吉人自己製作的Aluna這部紀錄片,片中他們再次警告,並說明他們願意分享他們的秘密科學,好讓「年輕兄弟」可以幫助地球變得更好。

 柯吉人(KOGI)維基百科介紹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ogi_people




 

遵循七千年智者傳承的生活模式

        科吉人源於印第安族群,是一個與世隔絕的部落,他們長年居住在哥倫比亞內華達山脈的森林中。但卻對世界上發生的許多事情瞭如指掌。據科學家的一項調查,這個部落的歷史可追溯到七千年前,科吉人的存在比南美的印加和瑪雅文明還早。科吉人身材短小、膚色黝黑,天生卷髪;男女都蓄長髪,所有人都穿著同樣的衣服。他們住在木頭和樹葉製成的涼爽乾凈的小房子裡。

        科吉人是素食主義者,沒有人吃動物或魚類。據說,這樣的飲食方式是靈魂善良的體現。科吉人認為地球是各類物種的家園,為什麼人類要殺死和吃其他物種呢?每種動物都會感受到疼痛,為什麼要令牠們痛苦呢?

        科吉人吃植物的方式很簡單,直接摘取就行了。他們從不儲存糧食,因為他們認為儲存食物會導致人變得自私;無意中產生想擁有更多的慾望並導致大規模的屠殺和戰爭。

        科吉人的平均壽命高達100歲,非常健康,幾乎不生病,他們甚至連齲齒都沒有。沒有蛀牙反應出身體各個機能都十分正常,尤其是腦神經及內臟。可以與陳永陵先生的經驗作對照,他改善成接近地表生活模式後,牙周病沒有了,本來的蛀牙也沒有再惡化,六十五歲還可以輕鬆地啃甘蔗
(註1)。反觀現代很多年輕人,甚至國小學童,都滿口蛀牙,顯示身體機能已經異常,在發出警訊。另外的例子,陳永陵二十幾歲做批發米的事業時,可以抬一百二十公斤的米,爬六樓來回十趟。其他也有五十幾歲到七十幾歲的搬運人員,可以搬一百公斤,每天搬運一百多袋。反觀現在國際對包裹的重量限制是二十公斤,因為超過這個重量,搬運人員容易受傷,這個規定充滿對人的關心,但我們也可以看出,在這個石化、輻射......改變的地表生態,我們現代人生命的韌度和四十幾年前的台灣人、甚至科吉人,相差了多少!
 
1990的Mama Shibulata,當時50歲 2010的Mama Shibulata,當時70歲
1990的Alan Eriera,當時48歲 2010的Alan Eriera,當時68歲

         大家可以看出二十年間不同的生活環境、習慣、飲食......的因素條件下,兩個人老化也呈現不一樣的狀態:英國製片的頭髮和鬍鬚都已發白,體態也較為老化,走路姿態也不如二十年前挺拔,但是他跟一般現代人相比,還算健康。反觀科吉族的Mama,沒有看到白髮,皮膚和肌肉像年輕人般,走路姿態及精神,比現代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還好!
 

        根據他們的觀點,順其自然地生活,就不容易因為自己錯誤的方式,而產生所謂的生病,疾病是違背自然的後果。科吉人沒有任何宗教活動。但必須經過九年的冥想才被認為是成熟的人。他們經常坐在懸崖上,探索人類與自然的聯繫。村里的老人有責任教育年輕一代關於宇宙的知識,長老們經常靜心冥想與宇宙進行交流。

Aluna



       這是英國國家廣播電台所拍攝的紀錄片,內容記述科吉人希望透過這部片向外界傳達他們祖先發現海岸邊有許多重要地點,他們會在那裡進行資源、訊息、能量交換,這些地點連成一條黑線,有起點與終點,與他們在所居住的山脈中,他們稱為世界的心臟,互相連結感應。

        而這條線也與宇宙的神Aluna連結,所以這些地點非常重要,這條連線也絕對不能遭到切斷。地球就像一個活的人體,若是我們切斷他的重要血脈或四肢,他將會變得虛弱,繼而產生一些不正常的症狀。

        六和緣陳永陵先生二十幾年來也不斷在山區觀察,不斷搜集國內外有公信力的單位所製作,跟這些相關的資料跟影片,我們舉其中一些可以與柯吉人的訊息互相呼應的來做說明。

        以前對植物、昆蟲、鳥獸或土壤......的研究,大多數的發現會在土地的表層,因為我們人類比較容易觀察的到。近年來因為很多的科技,比較能夠觀察的到土地下層。可以參考下面BBC的影片,述說樹的下方,也就是土地下層,樹和樹之間微生物會傳遞訊息,並與樹、草、一切動植物相互連結。在不同的區域,慢慢衍生出他們與那個地區的生命可以共同連結活下去的生命鏈,他們會自然的挑選能夠活下去的傳承。




        原生種的動植物幾億年來就都是這樣交換訊息,他們彼此互相連結,維持彼此的生命,並盡力保護他們所建立平衡的生存環境。這是六和緣陳永陵在山區復育過程中不斷發現的,也是科吉人不斷呼籲我們要重視的。

        近二十年來,地球很多地方,包含台灣,就如科吉人敘說的,把森林、湖泊、溪流改變了樣貌,致使像剛才形容的,當地原生的樹林、草本、鳥獸、菌絲、昆蟲......,失去了生存的條件,科吉人說這樣會造成災難,但是一般人不相信,一般沒有經驗的人都不相信。於是就不斷發生土石流、深層崩塌,甚至像八八水災小林村滅村的重大災難。人們還是不願意去看、不敢面對真相,為什麼會這樣呢?

        依據科吉人所說,地球是活的,樹木也是活的,下面有很多昆蟲、微生物、或是我們未知的生物鏈也通通是活的。最近的幾十年的研究發現地球有磁場,每個地方的磁場不一樣,因為每個地方的溫度、濕度、礦物質結構、斷層帶、甚至跟太陽系,太陽、月亮、太陽黑子......還有太多我們未知的因素,造成磁場的不同。其實古人早就知道,不同的農作物要按照不同節氣去種植,而且各地區(寒帶、溫帶、亞熱帶......)的時間點不大一樣,國外也有德國demeter種植時,要對應月亮的形狀。

        陳永陵先生養鴿子的經驗也可呼應地球磁場一說。他十八歲時用原木釘鴿舍,養了一些鴿子。之後會到離家約三十到五十公里的地方爬山,然後把鴿子放了,發現他們會自己飛回家,當時有人說鴿子視力怎麼那麼好,可以看到那麼遠,其實我們是用人類的認知來解說鴿子,我們並不了解牠們。約十幾年後,陳永陵先生看到一些研究報告,才知道其實是因為鴿子鼻子上方有一個感知磁場的區塊,可以幫助他辨認方向,很多鳥類也都有這個區塊,協助他們遷徙,他們能感知地球的磁場,定位適合自己生活的地方。當我們隨意破壞了地貌、水文,也會打亂動物的定位系統,造成物種的消失或是變得虛弱,這也連帶影響森林、大地的健康。

        我再舉個BBC的實際案例,來跟柯吉人的表述做一個呼應。BBC大衛愛丁堡爵士曾為了講述植物的蒸騰作用,消防車用水噴到樹冠層,他站在消防車高架上進行講解。一棵健康的百年老樹,可以一小時一百加侖的量,寧靜無聲的蒸散大量水氣,散發出去水氣換算下來半天約5.4噸。(可搜尋The private life of plants)

        這些大樹、草根系深入地底地下水層,上方枝葉散發出的大量水分,變成山嵐。科學家也在不同的高度發現,山嵐飄散上去,會運送營養到不同海拔,更上方的森林可以承接下方飄散上來的山嵐營養,才可以維持上方森林的健康生長。若是隨意砍伐樹木或是地表的植披,會影響上方森林的健康,這也應證科吉人所說。其他還有與森林共生的動物,若是受到地磁錯亂、原生植披消失、水源乾涸......因素影響,鳥獸減少,所帶來的種子及養分也愈來愈少,高海拔的生命維繫也就更加困難。另外台灣也有關於中央山脈的研究驗證此說法。

        剛才說的是一般人比較陌生的區塊,所以影片中有許多人,甚至學者都認為水應該是由高處往低處流,怎麼會下方影響上方的水呢?

        還有地下水脈不要隨便破壞的重要,六和緣山林復育的經驗發現,地下水脈只要恢復接近先前的狀況,整體生態就容易導向正常。碎石區就是地下水區、黏土層就是堤防、底層就是止水區。樹進來,樹根就會綿綿密密填滿碎石區。樹再長得更大,根會紮得更深,甚至穿透黏土層,深入更深的地下水系,讓這些區域可以裝滿了水分,形成像地下水潭、地下水庫、或地下河流等等,充滿了營養元素的含水地帶。接下來就像一般人比較了解的,地下蚯蚓等昆蟲就會比較多,也可以從連結影片中看到湧泉處有白螃蟹、各式昆蟲及健康的菌、地下也有蟬幼蟲於此茁壯,甚至有更多我們未知的生命,都得以安身。

        但上述的植披、動物都是要建立在當地原生種的基礎之上,樹、草、各式植披都要接近原生狀態,或是不要相差太遠,不要有外來種比例太多的狀態。原生種最好八成以上,斜坡則是一定要完全是原生種,平地若要種植果樹,也不要超過三分之一比較好。生態越多元、越接近原始,才比較有可能健全的發展。六和緣也發現,這樣比較不會山崩、土石流、深層崩塌…….。






        對照尼伯特颱風後(影片編號30),及其後兩年(影片編號457,可跳到9:20處對照),前庭樹木的狀態。可以看出原生樹種,因適應當地溫度、濕度、土壤、水、微生物、昆蟲、動物......,而有極為堅強的生命力。約兩年的時間,就回復一片欣欣向榮。繼續滋養著、庇蔭著這塊土地上所有生命。


        這一切一切都相應科吉人出自對我們的關心,不斷提醒,讓地球的磁場,各種水、營養、菌絲......,能夠往四周健康的延續,人類也會因為這樣子而受益。

        下面附帶許多我們發現的證據,可以讓大家參考,各個團體可以自己去驗證,希望讓大家減少許多時間去找資料,可以縮短一些因為找不到資料恐慌,而增加身體痛苦的時間。








科吉生活模式與六和緣的實踐

        六和緣陳永陵剛過六十五歲生日,他回想有記憶以來六十年:「身歷在現代人稱為高科技、高文明、經濟起飛、一切都非常富裕的年代,大家好像都變得很有錢,我也曾經很有錢過。但我也在這種狀況下,經歷刻骨銘心的身心痛苦。」

        「正因為我嘗過痛苦的滋味,也努力去探索整體生命共同的詳和生存方式有什麼不同,當我看到柯吉人是這樣生活著,才會覺得如獲至寶。居然在地表的另外一端,他們走過的路,驗證了我越尊重地球、山區森林生態,越接近他們的健康狀況。讓我知道,實踐這種生活方式的不是只有我們這小群人,他們已經這樣子生存了七千年,證實這是可行的!如果是以前,我還沒有生過重病,只會覺得科吉部落是不科學、落後的,誰想要過這種生活?當身心經歷難以承受的痛苦,不斷地面對真實、盡量回復正常,才能了解這些經驗的可貴。科吉人的例證是我們重要的指標,但無法和他們完全一樣,因為我們的生活環境和身體結構已經受到石化、輻射......的改變,也沒有他們的生存在原始林、地表比較正常的環境條件;或是他們人種與周遭森林延伸下來,堅韌的生命力。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可以調整,避免下文所述的痛苦。」

        有這樣的心情,看到下面的例子不用那麼恐慌。不要只看到痛苦,而沒有看到導正的希望。

異常痛苦的現代人

        台灣知名前電視主播傅達仁罹患末期癌症,去年他決定到瑞士協助自殺組織尋求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因為捨不得家人所以決定暫緩。在歷經兒子結婚後,今年五月底,他仍決定再赴瑞士,主動結束自己的生命。傅達仁6月5日在瑞士透過電話對BBC中文表示,他已經訂下日期,將在6月7日終結自己的生命。電話那頭,他的聲音宏亮,聽不出是一位癌症末期的病人,但他在有1萬2千多人追蹤的Facebook專頁上寫到:「每天需要打總量160毫升的嗎啡才能減緩疼痛,喝多了站著都睡著、跌倒、嘔吐!喝少了就會疼痛難耐,安寧治療就是這樣折騰死!」(摘自BBC中文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4383601
 
癌症的疼痛到底有多痛?

        方先生是美容診所醫師,身為醫療人員的他從沒想過自己會罹癌,確診時已經到了晚期攝護腺癌。經歷多次化療失敗,身體造血功能及免疫系統遭嚴重破壞,攝護腺特異抗原(PSA)指數仍持續上升,最後陷入無藥可醫的窘境。另一位末期攝護腺癌患者蔡先生則是因為多次化療,以致掉髮,體虛、抵抗力下降、食不知味、體重下降,加上發生骨轉移,經常骨頭疼痛到掛急診,但PSA仍持續升高。他說,被醫師宣告化療無效,心理狀態如同等待執行死刑的犯人。(摘自http://healthmedia.nownews.com/contents.aspx?cid=4,29&id=17246
 
        攝護腺癌的病人確診時,有四成已經轉移到骨頭,我們可以想像痛入骨髓的感受嗎?根據朋友分享,那種痛會讓人瘋狂、想大聲咆哮,而且無論做什麼、吃什麼止痛藥都無法減緩,甚至必須放棄最珍貴的生命,只為了終止痛苦。
 
        痛苦是我們大家都不喜歡、都想極力避免的,但我們似乎一直在製造讓我們痛苦的因子。其實身體的痛苦,是在對我們傳達訊息,告訴我們必須停止目前生活一些錯誤的習慣。若沒有正視真相,去了解造成痛苦的原因,把小小的不舒服擱置,下一次更加痛苦異常。就像血液實驗時,有些人會認為:「也不過是血球破裂而已。」血球破裂導致免疫功能下降、身體不斷發炎,接下來就會產生各種疾病,最後就是各種不正常的症狀。等到重大疾病爆發時,我們才想處理健康問題,但是又沒有真實全盤的理解,只好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又因身體不斷產生的疼痛,而服用許多的止痛劑,讓腦部跟身體變得遲鈍,無法判別要怎麼處理,我們又不知道怎麼調整生活用品、飲食、運動、環境……,導致無法啟動修復的機制,疾病無法治癒,只好無止境的止痛下去。其實這一切不舒服的肇因,正是我們永遠在逃避真相,拒絕了解,拒絕別人的關懷,最終自己要孤獨面對自己的痛苦異常。
 
究竟如何減緩痛苦?

        以上論述或許很多人覺得是老生常談,看到那些疾病的案例好像在聽故事,六和緣的陳永陵先生鄭重呼籲:「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面對問題的機會。」他自己也曾經歷許多的痛苦,眼睜睜看著身邊許多好朋友承受不住痛苦而自殺。他自己不斷地了解、追尋,經歷了更多次的痛苦,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有面對問題的機會,才可以延續至今。

        筆者一位非常尊敬的長輩,他不斷努力了解真相,並在他能力範圍內盡力改善生活用品以及飲食:他完全吃降低污染的素食(全素),把賺來的錢用來幫助復育土地、支持生態友善的產品,如有機棉衣物、棉被、牙刷、清潔劑......都是降低石化的產品。並且努力提倡、推廣保護地球生態的概念。因為他全心全意且無私的精神、認真的態度,大大感動了當時仍是青少年的我,在我心中種下尊重地球生態的種子。

        大家可能會想,這麼認真的人,應該沒病沒痛了吧?或許因為以往不夠了解,所在身體內累積的不正常物質過多(改變生活飲食前期就確診癌症);也有可能是當時所能取得的生活用品及食物或草藥,沒有經過足夠縝密的驗證,而有負擔;或是其他因素,我們不得而知。在陪伴他走過生命最終的路程,我仍然看到他的痛苦:他會全身發燒,身體所有地方(尤其腰部)都會疼痛,無論站、坐、躺,什麼姿勢、什麼角度都很不舒服,導致他難以進食及入睡。吃東西很容易嘔吐,吐出來的液體滾燙,可知體內發炎反應十分嚴重。下盤積水,到後期兩隻小腿有如水球,十幾個瘡口不斷流出湯水,四五層的紗布,一兩分鐘就濕透了。

        這個長輩是一位意志力堅強的人,他堅持不使用任何的止痛劑,就這樣支撐過臨終前的三個月,直到死亡。大家可以對照傅達仁的例子,他每天需要打總量160毫升的嗎啡才能減緩疼痛,不然根本無法忍受,可見降低污染的生活模式,確實能降低身體的痛苦。而且他雖然有嘔吐或是傷口流湯的情況,卻不如烏腳病或是其他病症,患部或身體都沒有臭味,我們在協助他換傷口紗布時,都是沒有氣味的。而且他的神識自始自終都很清楚,還可以開自己的玩笑或和我們聊天。


減少呼吸困難痛苦的經驗及方法

      寫這些文章時,我回憶起我的長輩,並跟陳老師討論起,我的長輩往生前的一個月,斷斷續續發生不好呼吸的狀況,當時我們去買了氧氣罩,但是效果還是不好,他還是會有無法呼吸的難受感。到最終他也是因為無法呼吸而過世,最近有聽聞許多人,最終也都是這樣離世。過去人們臨終也會呼吸不過來,但是他們的症狀並不像現代人,呼吸異常、感覺痛苦的時間拖得那麼長。

        我在六和緣也看到許多來參加實驗或是來工作的朋友,他們的身體如果有重病,就會水腫、內臟衰竭、連走路都沒有體力,甚至要坐輪椅。還有許多來這邊工作的年輕人,他們二、三十歲,應當是身強體壯的年紀,卻也累積了許多不正常的物質,有些在肌肉、有些在脂肪或是下盤……,他們做一些生態農業的勞動工作,儲存越多的人,越沒有辦法做太久,不到半小時就氣喘如牛、腰痠背痛,這個在一般醫學名稱就會說他們心肺功能不佳、血液循環不好、肌耐力不足,感受上我們會說是頭暈目眩、氣喘吁吁、全身痠痛。這些朋友也有一些人做過傅爾電針或血液實驗,在早期,他們飲食有的還在吃肉、魚、蛋,甚至重金屬很多的肥料去種植出來的蔬果、米、豆。他們吃的魚、肉、蛋,那些動物在飼養過程所吃的食物,重金屬、戴奧辛……不合宜東西的含量,以國際的標準,一定比人還要高。因為我們覺得人,還是最重要的。他們所測出的血球,一半以上都是變形、破裂,更嚴重甚至會溶解,血漿都是非常黏稠、廢棄物很多,有的還有很多小蟲。傅爾電針指數,神經系統、器官退化……,八成以上都很不正常,有些是發炎、有些是極度衰竭的指數。陳永陵先生二十幾年前,也有上百位朋友,一起驗證。他們自己也發現自身也有類似的現象,當時有測心率、血糖、血壓、血液的ph值……。血液、傅爾電針指數不正常,上述的心律、血壓等等,一定也不正常。

        這也呼應了很多有經驗的人士所敘說的,很多重病的朋友,在嚴重時都會有呼吸不到空氣,而很難過的狀況。就像我的長輩一樣,帶了氧氣罩還是會難過。有的人這個狀況會拖了好幾年,才會死亡。但是一般的民眾都很少再去請問醫生,呼吸不是靠肺部嗎?肺部不是靠血液循環,自然有氣體轉換到血液,再循環到全身嗎?又沒有做劇烈運動或是外傷、胸部撞傷……。陳永陵先生在重病時,搭乘別人的車,從家中下山時,才不過彎了三、四彎,就已經快要窒息,差點死掉,難過時都要送到榮總的急診室。他也問醫生,為什麼他只是坐車彎幾彎,就不能呼吸了呢?




        經過了這麼多年,看了好多不容易呼吸的朋友,陳永陵先生自己也是,只要血球、血漿正常以後,他們的心率也就會漸漸正常,呼吸困難會漸漸減少。

        那關鍵是什麼呢?關鍵不是醫療,關鍵是我們的生活。我們所使用的生活用品,食物、衣物、床具、寢具、建材、油漆、清潔劑、芳香劑……,若是越能減少血液、細胞、血球、器官結構……負擔,我們就越發現,肺部轉換氣體的能力,會漸漸正常。讓血液健康、血液滋養細胞正常、細胞組成器官正常、並且有正常的內分泌,才能讓所有內臟、腦神經組織、肺部細胞、骨髓……都能正常運作,再搭配不要使地表動物(人)身體結構負擔太大的空氣、水、環境、運動、心理調整、人際互動、職業……,就會一定會導向呼吸正常、健康正常、心情愉快。

        大地上一切的生命,也會感受到痛苦、呼吸困難,我們少用這些不適宜地表生態、會使他們窒息的物品時,眾生命會因為我們的選擇,而降低呼吸困難等等的痛苦,這也是陳永陵先生一直與上百位友人不斷分享的實際感受:呼吸順暢、心情喜悅、充滿了幸福、祥和。願一切生命可以減少呼吸困難的苦痛。



誠實、不欺騙的珍貴

        我很感謝這位長輩,用他的坦蕩的言行、甚至用他的生命,給我這寶貴的一課:我們要盡量讓生命回歸正常,在這個時代,真的要加倍努力。我們從前累積了多少不正常的因緣條件,就會呈現多少不正常的不舒服。相反的,做了多少的努力,也可以降低多少程度的痛苦。我的長輩能夠在沒有止痛劑、神智非常清晰的情況下走完生命的最後一程,這應該是一般仍然吃魚吃肉、生活用品都還是石化、輻射......程度很高的病人,所無法呈現的狀態。[參照:台日早期烏腳病、痛痛病所造成劇烈痛苦帶來的啟示--大家應該很清楚,重金屬一旦進入人體,很難再排出,會不斷在體內累積。有前人烏腳病及痛痛病的例子,我們可以推論,當我們吃進五萬倍的鎘時,身體就有可能會多五萬倍的疼痛。因為重金屬是累積的,累積到一個量才會痛,所以什麼時候痛感才會經由神經系統讓腦部知道;而且可能與其他人體有負擔的物質中和在一起,產生各種綜合的疼痛。]

        提供這個案例,希望大家不明白的時候,可以不要有不明白的期待,就不會有期待落空的痛苦。本來只是身體的痛苦,又增加了心理的負擔,心理因素又再度影響身體更加痛苦。(註2)

        此外,我也明白「誠實把關」的重要,若是當時能夠遇到像六和緣一樣,運用血液實驗、把脈、傅爾電針......真實的驗證,他或許能找到更吻和身體狀況的食物、床、清潔劑用品......,也能再降低痛苦。

降低痛苦的第一步

        六和緣陳永陵告訴我們,想要追求幸福快樂,首先一定要老實面對真相,不要一直騙自己,也不要一直騙別人,否則會喪失面對問題的機會,尚且還要經歷更多次的痛苦、痛苦的時間也拖得更長。若是我們自欺欺人,別人也在欺騙我們,我們如何分辨什麼是真相,如何找出一條生存的道路?整個社會充斥著似是而非的言論,我們到底可以相信誰?而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嘗試錯誤、經歷痛苦 的次數會愈來愈多,最後也不一定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

        所以最容易是由自己做起,先真誠面對自己有沒有騙人,不要說或做會造成他人痛苦的事情。若是自己有相關痛苦的經驗,不要掩蓋痛苦不說,或去欺騙別人。若能夠分享自身痛苦的案例,可以幫助別人少走一些冤枉路、減少痛苦,也幫助自己更加真誠、不自欺的面對,這樣更有可能找到祥和生存的方案。例如生產可以使用的生活用品、食物、改善環境、教育推廣……進而幫助自己的父母、後代子孫、整個社會甚至地球生態能夠延續。(註3)
 
        為了要做到不欺騙,我們要盡力的驗證自己,用各式方法來檢測,例如血液實驗、中醫把脈、氣功測脈相、傅爾電針、能量鎚……,希望所生產的產品真正對大眾健康有益,也在過程中努力保護、復育生態。雖然不可能一次全部完整的了解,但是誠實面對檢驗的結果,不斷調整、修正,進步會更多、更快,也更有機會可以不要那麼痛苦。(註4)(註5)

 
做多少努力,就有多少效果


        科吉人七、八千年以來一直遵循他們祖先、智者所教導的生活方式,努力實踐在他們每一天的生活中,因此他們能有這樣的健康狀況,能夠幾乎沒有痛苦。六和緣的陳永陵先生,經過三十年的努力,剛開始前十年也是飽嚐痛苦,努力耕耘至今,也已經降低相當大程度的痛苦。而剛起步的我們,不要只看到科吉人或是陳永陵先生努力的結果,而沒有看到努力的過程,才不會抱持太高的期望,容易因為目標太遙遠而想要放棄。我們要做的是腳踏實地、心甘情願地在進步的路上穩健、慢慢改善,這是一條充滿希望的道路,雖然路程不會輕鬆,但是一定收穫滿滿。我們非常希望結合更多真誠的朋友,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有技術的出技術,一起營造不需猜想、互相珍惜、和諧的生活模式。
 

註解有很多故事、實際案例,能幫助我們更理解唷!

(註1)
陳永陵牙齒狀態的影片


 

https://www.ecolive.com.tw/page.php?menu_id=7&blog_id=139


(註2)我們之前累積多少不正常的物質,身體就要花相對應的時間及能量來將他們慢慢排出。因為我們努力調整改善身體結構,身體各部位不正常的存積,會由中央電腦(大腦)控制而逐步釋出。此時身體仍會有疼痛,但並不像存積太多,頭腦及身體都已錯亂而大爆發來得嚴重。陳永陵先生發現,當他排出身體中鉛的積存時,會有暈眩類似鉛中毒的反應,只是較為輕微。那麼若是體內有鎘的存積,排出時可能會有類似痛痛病,但程度較輕的,骨頭疼痛的情況。所以所謂「排毒」跟「疾病爆發」的痛苦程度有很大差別,比如陳永陵先生排毒重金屬至糞便時,一個禮拜會有一兩次,每次痛二十分鐘左右。若是降低污染的人,例如我尊敬的長輩,可能一天痛一兩次,每次持續一個小時。若是像傅達仁,可能是全日型,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要持續用嗎啡止痛。可能一天發作十次,每次都持續兩到三小時,停了十分鐘或半小時,又開始劇烈疼痛。


(註3)李先生自己表白,在多年前參加一個學校舉辦推廣素食的活動,寫了一篇很棒的心得,受到表揚,要請他當眾發表。他知道素食的好處,也讀了許多相關資料,但是並沒有確實實踐,有時還會吃肉。當他上台面對群眾,要講一些自己不十分有經驗把握的話時,自覺心虛,結結巴巴,心裏壓力很大,頭皮發麻,全身的毛都豎起來。當被德高望重的人問到:「有沒有用心?」他感到慚愧萬分,當下自己坦承不夠用心,寫出了一篇誇大不實的心得。若是沒有腳踏實地,只是玩弄知識的遊戲,或是假清高,當我們受到質問時,身心會承受極大的壓力,也可能用不實的訊息去傷害別人。他這一番真誠懺悔的表白,願意與大家分享,提供我們做為借鏡,可以不經歷相似的痛苦,我們感謝他的真誠,也祝福他漸漸、努力的去實踐。

(註4)陳永陵先生三十多年的經驗,雖然已經不斷的實踐尊重環境、尊重生態,也調整飲食、清潔劑、生活用品……但是過去因無知所造的一些因素,會在內重新排列組合,這時仍然會有不舒服,也就是所謂的排毒反應,但是痛苦的指數及時間會比真正疾病爆發減少二十到三十倍。例如陳永陵先生在十幾年前曾經排毒到大便,毒素積聚在下盤,在直腸的重金屬石化物或廢棄物濃度太高,然後反射給身體周遭的神經系統,或是比較虛弱、曾經受傷的地方,又或是對應的反應區去。當時就體驗到痛入韌帶、關節內的感受,痛到站不起來,撐拐杖也不行,只能用爬的到廁所,解出大便後痛苦兩三分鐘就消失,這個狀況一個月三四次,小便有時也會。這種狀況實在太難應付,有時都快要失禁,後來發現馬上用藥草茶、或是發酵的藥草汁漱口,一到三分鐘可以漸減輕疼痛大約數十倍以上,也可以避免失禁等難以自主的情形,這種技術性方式可以分享給大家,減少痛苦指數,祝福大家能夠在較能忍受的狀況下回復健康。
        這樣的實踐方式,可以避免增加親人的工作量或是心理的壓力(看到親人受苦不忍心又不知如何是好),長照的照護費用也可以大幅降低,也不會增加全民健保的負擔,這其實也是解決醫療長照問題的根本方式(不景氣問題解決方案並不是一昧拼經濟,其實也要減少浪費,若我們生活更有覺知,照顧好自己的健康,節省不必要的醫療開支,國家就可以把這些經費做更有效益的用途,做對人民的各種福利)。我們隨意的生活習慣,其實會造父母、子女、親屬甚至國家、地球的負擔,不可不慎。

(註5)李先生分享其親友的經驗,他的一個長輩平時吃肉吃魚、吃西藥(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軟便劑、降低膽固醇的藥),沒有改善飲食、清潔劑、日常用品。一個晚輩買回一罐三千多塊酵素送給他,飲用後身體兩側腹部出現嚴重帶狀皰疹、皮膚潰爛。長輩的伴侶見狀嚇壞了,急忙帶他去西醫治療,罵晚輩想要害死他。其實兩個人都在猜,都沒有去驗證,也不夠理解:一個是沒有去驗證酵素到底對人體是否真的有好處,一個是沒有去檢視晚輩是不是真的出於善心關懷,還是想要傷害,最後演變成紛爭。這樣的情形最後會演變成大家不敢去關心,也不確知所送的東西是不是真的對健康有益。所以我們真誠面對真的至關重要!

 
  • 本文標籤:
相關文章▼
劉柔秀 於2018-07-31 21:21:23
感恩分享!
回覆↓
回應本篇▼
姓名(*必填)
信箱(*必填)
網站

請輸入: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