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思】給生命系一口飯吃、為什麼我們才有一口飯吃?
六和緣 2018-12-08
 
一口飯是真實的生活服務,不是數字的表現。
 
今日的世界是科學至上的世界,現代的社會是一個分工的社會。
在分工合作的世界裡,強調的是團隊合作,尤其是在現代龐雜的生活細節中,生活中大部分都是由其他人為自己服務,高效率、高產能。
 
 
沒有經驗造成容易受騙
科技日新月異,皆拜科學進展之賜,科學家們有很大的功勞。近代最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在物理學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如光電效應、相對論、布朗運動等等,皆為現代生活帶來很大的影響。他除了因此而名聲大噪,生活中的趣事也為後代津津樂道。
 
陳先生敘述早年聽到的趣聞軼事是這樣的:「有一次愛因斯坦到朋友家參加聚會,大家相談甚歡。聚會結束時已經很晚了,主人看看時間,擔心愛因斯坦深夜開車回家會有些危險,就建議他留宿一晚。但因為主人家中沒有客房及多餘的寢具,只得請愛因斯坦暫睡客廳沙發,蓋一條簡單的毯子。愛因斯坦聽完之後,思索了一下子,覺得主人的建議也不無道理,就決定今晚就暫睡朋友家中,但看見沙發上只有一條毯子,就說『啊,這裡只有一條毯子,不如我回家拿個棉被和枕頭來睡好了!』」
 
雖然愛因斯坦在物理學上是專家,但不免在生活上留下貽笑大方的趣事。
 
但換句話說,現代的專業分工,造成了某個領域的天才,卻留下其他領域上的無知(生活白痴、路癡等等)。
 
另一個例子,我們的生活中,生活中的生產食品的重責大任交給了食品製造商、醫療上的專業交給了醫療體系、身體清潔用品交給了沐浴乳廠商等等。我們對食衣住行的無知、沒有經驗,造成了時下的食安問題、醫療糾紛、黑心商品的現象。當商品及服務標榜A,我們沒有能力及經驗判斷A是否是真的,似乎只能等待有人去揭發A的不實。
 
的確,沒有經驗造成容易受騙。
 
沒有給對方一口飯吃,我們就失去了那一口真正可吃的飯?
當然,我們也無法變成自給自足的全能超人,只是,是否這是唯一的結果?
此時追本溯源,想想我們是如何演變成食物不像食物、商品似是而非,人心惶惶的日子?
 
買菜的舉動
如果有在菜市場買菜的經驗,就知道貨比三家不吃虧的道理。
否則就殺個價「頭家,再便宜一些啦,攏係甘苦人」,店家「已經很便宜了,再下去就阮就沒賺了捏」,再者就「頭家,我買那麼多,送個蔥仔拉!」
「賀啦!」一根蔥擠入了塑膠袋中。
如此便盡到了為家庭節省經費的責任,有時也感到滿意,便拎著菜籃高興的回家了。
 
我們沒有種田,所以不知道眼前的作物要花多少的心血。
試想農民在沒有穩定收入的來源下,持續做下去、或為了生活做下去,應該怎麼辦?
 
食品業的啟示
近幾年來,食安問題層出不窮。
我們在市場上購物時,同樣的橄欖油、葵花油,當然選最低價的,既然一樣,何樂不為?
看似相同的油品,在市場中的低價競爭下,生存不下去,除了倒閉外,就是要降低成本。
原本要100元的商品,今天用50元就要售出,成分當然就要有所改變,結果成為眾所皆知的地溝油事件。
 
我們沒有製油,所以不知道眼前的油,是要多少的種子加上多少的人工、設備才可以換得。
因此如果沒有給對方一口飯吃,我們就失去了那一口真正可吃的飯。
 
我們是不是被綁架了?
最近跟陳先生一同拜訪他的朋友時,談到目前生態、食品、加工所面臨的困難,並分享一些經驗與做法時,一位朋友就提出一個有趣的問題:「那我們不是都被綁架了?」
言下之意便是:難道都要按照這樣的原則去選擇產品、過生活嗎?我的生活不就很不方便了?
這是個很有趣的想法,也反映出大家購物的心理。
平時去超級市場買東西,玲瑯滿目,隨心所欲,想要買什麼就可以買什麼,人有自由選擇的權力,確保不會被單一種商品給綁架。
 
但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我們是否也是被超級市場給綁架了呢?
因為我們也只能購買超級市場的商品。
正因為專業分工的前提下,我們相信會有最好的安排。市面上的商品似乎化為數字和圖表,告訴我們這食品的營養有多少、生活用品的成分有多高、工具的能力有多強,但我們卻不知道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農夫是以什麼樣的方式種植作物,他所面臨的困難是什麼?
生活用品及工具是怎麼得來的,是地下幾公里的石油,還是地表上的自然礦物?
 
沒有經驗的我們,只能看著數據和圖表,便相信這是最好的安排。
但卻沒有使心裡感到更踏實。
 
為什麼自然農法的蓮藕、菱角,這些比較野植的作物幾乎找不到人願意種?
心裡不踏實,我們也往往用各種理由說服自己:
「現在哪裡有自然農法的作物呢?太困難了。」
「雖然自然農法很好,但是我的家人會願意跟我同一陣線,一起尋找、採用自然農法食材嗎?」
「自然農法好是好,但是我平常就要自己準備吃的,有點麻煩。」
「難道就不能去外面吃一頓,享受不用煮飯的一餐嗎?」
 
可是我們沒想到的是,平時吃下的是什麼呢?是真正的食物嗎?
如果找不到真正的食物時,會去吃讓血液破裂的毒物來度日嗎?
 
為什麼化學醬油丶味素、慣行農法蔬果等等是毒物?以化學醬油為例,雖然有塩酸及漂白水的醬油獲得政府認可可以販售,但會使血液溶掉、破裂,所以是毒物。其實這也是因為沒有經驗,而被綁架的例子。
 
但現在看起來,就算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這些道理,可是好像還是沒有辦法走出一條真正的路呢?
 
六和緣尋找自然農法栽種農場的經驗
六和緣曾經去四處詢問,哪裏有自然農法的蓮藕或菱角等水生植物,但探訪結果只有1、2家有機蓮藕及菱角,沒有自然農法栽種的。
最後只能跟他們取得種苗,自己栽種。
 
下圖為六和緣自然農法蓮藕田
 
透過與這些業者深談,詢問可不可以種一些自然農法的蓮藕或菱角,由我們來收購。
結果是並不願意。
其中我們得知原因除了消費者不一定買單之外,政府政策也深深影響著農夫的意願:部分有機肥是政府認可,可以給予補助的。
 
並且幾乎找不到乾淨的水源,大多數的水田必須使用灌溉溝渠之水源。
目前尚無針對灌溉水進行嚴格管控(只需符合排放水標準、農田排放水更難以管控),上游農藥或肥料便會隨之流入想進行有機或自然農法栽種的農田。
家庭及工業廢水更有「搭排」的現象,也就是因住家或工廠附近無排水系統,而將廢污水排入灌溉水渠中。
家庭廢水中的化學清潔劑、大小便,工業廢水的重金屬及化學藥劑,都可能流入水田當中。
上述的現象更增添了困難度。
 
下圖為六和緣引入山水的菱角田
 
最後其實沒有人會知道自然農法蓮藕、菱角這種水生植物的種植過程和困難,也就沒有人可以評估種植的成本。
消費者則是更沒有經驗,到底這種比較野植的作物,應該的合理價錢是多少?
而只能看著架上都是看似相同的農產品,但卻有著不同的價格,心裡雖然疑惑,但卻不知如何抉擇。
 
數字的強勢=資源的強勢?
在社會上,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衡量數字的尺:賺到多少錢、擁有多少房地產或股票,還是會有多少退休金,或者有多少人脈可以依靠等等,來作為評價的標準。
開公司、做生意的,也必定有衡量價值的準則:公司有沒有持續成長、生意有沒有越來越興隆、客戶數量有沒有增加...?
政府更是如此,增加GDP多少%、經濟成長多少%、外匯存底增加了多少?
 
這些數字可以用來估計個人、組織的能力、生活的品質、地位的高低、甚至個人老年生活的樣貌。
整個社會,都在用數字來衡量對方、每一個人、每一家公司、每一個機關、每一個組織。
我們也認為這些數字就代表了生存的資源,有了數字就確保了未來,也有了信心與安全感,因而感到安心。
 
可是數字代表的真的是資源嗎?
 
就金錢為例,代表的只是一種服務的交換。
今天工作的薪水是代表我給予別人的服務,費用付出給則代表的是他人給我的服務。
其實這個道理每個人都懂,只是重要的是,對人而言,生存的資源可不可以用錢買得到?
 
就如六和緣尋找自然農法的水生植物一樣,當我們根本找不到供給人們的真正食物的人、環境、生命系,連提供服務的條件都沒有,更遑論以錢來作為服務交換呢?
當我們不斷追求數字的強勢時,卻不經意地漸漸變成了生存資源上的弱勢。
這就是所以「給生命系一口飯吃,為什麼我們才有一口飯吃?」的原因。
 
一口飯的意義 
身為人類,常常忘了自己是人,也是細胞所組成的。
一口飯也是生命系所給予的。
為了能夠讓有一口真正的飯可吃,我們必須留一口飯給其他的生命...使得真正服務的條件得以成立。
就像幾天前觀察到六和緣前庭、在甕上休息的蟾蜍,它自己選擇在茶碗下的小空間休息,過了幾個小時也沒離開(參考下方影片連結)。